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关注:被边控而无法陪护病重女儿的唐吉田律师

时间:2021-05-23 15:3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十年后我也走上了信访路。

因为东城区国保支队负责人已经明确表示在上级那里说不上话了,今天7:30我不得不在朋友陪同下前往位于东堂子胡同的公安部信访接待室,寻求解决因边控无法前往日本陪护女儿的问题。Ecomist Services 的一名员工也有同样的案例,与去那里有关。

自西向东一路走到排队的地方,感觉疑似截访人员远比等着登记的人多。 因为手机内存太小扫健康码不成,我已经排到了也不被放行,警号为081490和081575俩男警让我在旁边自行解决,不然就不能进。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朋友喊过来用他的手机登录我微信且扫的结果是正常才让我回到队里面。

等健康码结果前警号为081575的男警看完我的材料和警号为081490的男警商量说要请示一个叫周哥的人。没多一会儿一警号为155356的大个子男警,估计是带班的出来看了我的材料,和前两个人说正常放行就可以。

经过几番查证和安检后,我进到了接待室排在靠里那个窗口外面等着登记。那个带班的大个子警察让我到铁椅子上坐着等,说他们给查一下。我等了好一阵子,眼看着后来的人都陆续登记完了,就问维持秩序的女辅警是继续排队还是怎么办?她告诉我还是坐那等,会有人叫我的。没多久,窗口边上的警察叫我过去,刷了身份证,也把我写的材料拍了照。

这个窗口警号为024260的女警问我反映什么问题及具体诉求,旁边坐着的警号为112276的男警补充发问。我告诉她(他)们自2010年5月以来我一直被以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边控,因为女儿病情特别严重,我要马上去日本陪护,需要公安部门立即解除对我的出境限制。

谈话过程中那个大个子带班男警还把警号为112276 的男警叫到稍远处耳语了一番。问完话后女警说登记上了,她(他)们还让我留了联系电话。

从公安部接待室出来也就九点多一点,我又在朋友陪同下赶往位于正义路附近的北京市公安局接待室,大约9:40到达那里。

和公安部比起来,这里人出奇的少,我用朋友手机扫健康码的同时,守在安检处的男警察看了我的身份证和材料。扫健康码显示正常,我又接受一女辅警的测温后进到接待大厅里。有保安让我填了登记表,填完被安排到2号窗口。一警号大约为 01177的男警收下材料和登记表说会和局里相关部门协调。

从北京市公安局接待室出来还不到十点,我要请朋友中午吃饭,他说孩子有病也没帮上什么忙,就不必了,让我赶紧忙事情。说完我俩就各奔东西了。

2010年4月我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后向北京市政府提过行政复议不被支持,向西城区法院起诉勉强给了收取材料回执就是死活不受理。有朋友劝我走信访路,我当时没有考虑,除了因别人的事,我还真就没和信访部门打过交道。

如今,为了能早日陪在女儿身边,我已经顾不过来那么多了! 猛然记起我以前说的并被蔡楚先生等引用过的话:一个中国大陆律师,如果她(他)没有用心为某功人员做辩护,就难以了解人权灾难有多深;如果她(他)没有真正接触过所谓访民,那就很难认识这社会病到什么程度。

2021-5-19

唐吉田-3
唐吉田-2
唐吉田-1
唐吉田-4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