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张汝儁:关注王扣玛、魏勤,关注上海人权状况

时间:2013-07-10 21:2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27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关注王扣玛、魏勤,关注上海人权状况

 

张汝儁(俊)

 

日前有消息传出,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检察院以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寻衅滋事罪,对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和魏勤提起了公诉。

王扣玛,魏勤被起诉的罪名是:“寻询滋事”。据笔者了解王扣玛“寻询滋事”的情节,几乎就是旧时代章回小说情节,其大致经过如下;

话说王扣玛几天来老是觉得自己有点心惊肉跳,茶饭不香。他独自仔细想来,自己身体虽说不好,但最近也还算平稳。他思来想去,要么是那事?原来王扣玛这几天晚上睡觉老是做梦,在梦里他他总是见到自己的老娘,老娘每次都泪眼婆娑的好像要说什么,但好像有什么也没说。江南的迷信也好,风俗也好,凡做梦做到已故老人的,都会被看做是老人来托梦。小辈是要有一定表示的,若小辈没有表示,迷信说是会失去老人在天的庇佑的。王扣玛原是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鲁莽汉子,迷信和风俗往往是可以决定他行为的前提。所以想到母亲托梦,他首先想到是要祭拜。可王扣玛环视了一下自己所住的小屋,心想我虽没什么文化,但孝道还是懂得。老娘虽已故去多年,可家里的灵堂我可是常设着,逢时祭奠按时烧纸,一天都没敢慢待过。莫非这样也还不行?王扣玛独自纳闷着,突然一个想法从他心里跳出来:莫非老娘是要回去看看?原来王扣玛的母亲是上海的动迁户。他母亲就是因为住房拆迁没有得到妥善安排而走上上访维权道路,最后在上访过程中死在街道强制的闸北某个浴室里。王扣玛之所以走上维权上访的道路,就是为了要替母亲伸张正义。王扣玛本就是个冲动类型的人,他立刻想去母亲的去世地祭拜母亲。于是王扣玛就找了一些朋友来帮着拿东西,魏勤就是帮助王扣玛的朋友之一。挑了个日子就去了海宁路母亲去世本地祭拜。既是祭拜,那就少不了照片,香烛,祭品,条幅之类的东西。路过的人当然也有驻足观看的。王扣玛祭拜过程中 ,遇到伤心之处也难免慷慨激扬一番。

就是这么一桩事情,这样一个过程,几个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大陆十八大维稳了,就成了“寻询滋事”。一个起诉人的罪名了。

现在的问题是,王扣玛在举行祭奠母亲时,区公安局及当地派出所都有警员和领导在场。祭奠活动既然是“寻询滋事”的犯罪行为,那在场的有关警员为什么当场不制止,不驱散。而是听任他们“犯罪”。是不是王扣玛他们的行为根本就够不上犯罪?

何况在王扣玛他们祭奠活动,也就是所谓的“寻询滋事”犯罪活动已经实施完成后,很长一段时间也不见有关当局出来抓人。直到十八大维稳了,才想起抓人了。

更不可解释的是据说在祭奠活动当场还有派出所领导出面,为王扣玛的祭奠活动指定了活动区域。相信有关当局在指定活动区域时,肯定会考虑周边的交通及各项治安因素。事实也是,王扣玛的祭奠活动是在官方指定区域里完成的,是在海宁路1022弄弄堂内举行的。在官方指定的区域内完成的活动,事后又被指控“寻询滋事”。难道这真像律师刘晓原所说“寻衅滋事罪”早已成了一个口袋罪,不明不白的所谓“罪责”都可以往里装。

我们中国无论是旧道德或新文化,都是弘扬孝道,推崇孝道的。我们真不知,王扣玛为人子尽孝道,何罪之有?

魏勤作为王扣玛的朋友,在王扣玛祭奠母亲的活动中仅仅是尽了朋友的义务,更是何罪之有?

前天最高检副检察长朱孝清代表最高检表示:“发现领导的决定可能产生冤假错案的,要向上级甚至越级报告,以防悲剧的酿成;明知上级的决定会产生冤假错案仍予执行,也不向上级报告的,要依法追究责任。”

从王扣玛,魏勤2012年10月31日被逮捕到2013年六月二十日被起诉,其中间隔了超长的八个月,我们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情况。就王扣玛一案简单案情而言,这显然是有违常理的。我认为在王扣玛,魏勤一案上存在最高检副检察长朱孝清所述情况的可能。建议有关当局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王扣玛在维权上访的路上曾遭受冤狱。回到社会上后经有关权威医院鉴定,王扣玛是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人。他另外患有严重的高血压症。就是在监狱里他就曾经因高血压脑中风而病危抢救过,医院多次因他的病情而开出病危通知书。

如此一个年将六十的老病人,残废人,如今又将被投入监狱,我们不得不呼吁广大海内外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正义之士,大家都来关心王扣玛一案。呼吁当局有关人士,本着社会公平与正义,本着人道主义的基本精神,正确对待王扣玛一案,千万不要在一次造成冤案。

 

 

2013年7月10日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