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失地农民赴京记

时间:2013-06-02 21:4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33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失地农民赴京记

 

5月27日18点14分,近40名闵行区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坐上火车经过14多个小时的行程到达北京站。

70岁上下年纪的老农民上北京很不容易,也很无奈!不是为了观光旅游而是被地方政府地方二级法院行政不作为,司法不作为所逼。已经数十次从牙缝里省下钱赴京向国家主管部门和最高法院反映和控诉地方的违法行为。

信息时代实名制火车票上海有关方面早就掌握,失地农民一踏上北京的土地早就有人等候及尾随。简单吃过中饭,失地农民一行到最高法院领了路条直奔红寺庙。接待员李老师已多次接待过失地农民代表,特别是对乔纪花等人催人泪下的申诉记忆犹新,甚至对动迁前乔纪花290多平方居住面积记得清清楚楚脱口而出。可是最高法院记录失地农民上访申诉的记录却一片空白。当时失地农民明明听到领导安排工作人员输入电脑,也亲眼见到工作人员认真输入,如今电脑却一片空白,失地农民是不能理解和不能接受的。李老师见状为了安抚民心拿起电话打给一位主任告知失地农民的事一定要重视,失地农民向最高院也表达了立案和化解矛盾的决心和愿望,表明如果有关方面合理解决合理赔偿失地农民可以依法撤诉,问题不解决拼了老命也要把官司打下去。李老师也谈了一些化解看法。最后失地农民递交了相关材料,李老师收了材料,看了关于撤销院长庭长及审判员资格申请书及失地农民鲜红的手印这份材料,笑笑后退给了失地农民。李老师是明白人,知道区法院院长庭长是区人大任命的,撤销罢免权在区人大,所以李老师把这份材料退回也是情理之中,但对申请国家赔偿等材料如数收入。

5月28日17点左右失地农民一行被上海驻京办的人强行送进了难民接济站。5月29日早晨5点多失地农民冲出难民接济站奔向国家信访局排队候访,由于人多失地农民中午简单吃了一点烘山芋充饥。

国家信访局对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也是了解的。2012年9月24日中央派出的督导组就是以国家信访局副局长王耀东,副司长孙宽平为组长副组长的督导组到工业区了解情况,但十分可惜,他们只听了工业区领导对失地农民极其偏见和歪曲事实的解释,导致中央不能正确决策。胡锦涛,温家宝化解矛盾,解决农村宅基地矛盾的愿望随着卸任而落空。所以国办人员收下材料后希望失地农民与市区多沟通。

沟通,怎么沟通?工业区一把手王备军的逻辑十分荒唐和蛮横,他不止一次表明:失地农民诉求在他手里不解决。这类问题闵行区上海市涉及上百万户,我解决了其他地方闹起来怎么办?照王备军的逻辑,日本鬼子强征慰安妇成千上万,现在要求赔偿没多少个人,区区多少个人一旦赔偿了还有成千上万慰安妇的家属都要求赔偿怎么办?小日本所以不肯认错和赔偿。现在王备军搬来日本鬼子的逻辑思维到自己同胞身上,王备军对待同胞的荒唐和蛮横何止于此,搞得失地农民吃稀饭,失地农民连最低工资都拿不到,无奈喊出了拿多少工资干多少活的口号。农民的受欺,农民的无奈难道还不能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吗?工业区失地农民的诉权一拖再拖问题得不到解决跟王备军的逻辑相关。

29日失地农民向久负盛名的新闻之流媒体新华社求助。改革30多年和圈地让失去土地的农民没有归属到城市化的居民行列,却受到城市约束和被迫接受城市居民的消费。失去土地支撑和农产品补贴的农民加上失地(非农)皇寇,好比美国早期时代的白人和黑人待遇的区别。有人说新华社是外访之地,失地农民是去反映农村改革现状,是去反映失地农民受侵权的事实和目前社会不平等的,希望媒体为大众为人民服务,对失地农民反映的新闻点展开调查,引起社会和中央的重视。推动整个社会向公平、公正方向发展,也是主流媒体的历史责任,怎么说是非访呢?好在北京警方洞察一切,“110”开道引领失地农民顺利到达新华社。驻京办和别有用心的人想通过北京警方阻挠民众与媒体沟通的阴谋破产。新华社和一些记者主动向失地农民收取材料,并给农民们拍下了留档的照片。看来公平公正是人类的共鸣,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

5月30日,失地老农民十分疲劳乘上回归的列车回家,这些被逼上访申诉,又花去了老农民20多天的生活费。

 

 

 

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

2013/5/30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