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俞正声的尴尬

2013-04-28 09:5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8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俞正声的尴尬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2008年5月30日上午在市信访办接待来访群众,这则消息未列入上海要闻,主要的官方媒体均不作报道。市长韩正6月3日上午赴市信访办人民来访接待室接待来访群众,这则消息却列入上海要闻。上海官方网站报道:“韩正共接待来访群众4批12人次,其中群体性矛盾3件、个体性矛盾1件,涉及动迁居民安置住房质量、农场系统医院属地管理、新建居住小区餐饮企业扰民以及老港垃圾场周边环境保护等。对每一批来访人,韩正均仔细倾听信访诉求,客观分析问题原因,集中归纳矛盾症结,具体明确解决方向。”俞正声先生接待来访群众的情况如何?绝大部分官员与民众都不清楚,但俞正声的尴尬场景却传遍上海。

 

一、尴尬的真心实意

 

我听到这个传闻是比较迟的,因我批评上海司法不公正遭受警方的报复,被拘押于牢里十天,六月中旬才出狱。一位曾在大学里工作的维权上访人士告诉我:上海访民郑培培与俞正声交谈时不欢而散,当即起身扬长而去;俞正声亲自为一位年纪较大上访女士沏一杯茶水端上,但遭到断然拒绝,俞正声气得把杯子一扔。当时,我半信半疑这个传闻。但我不相信俞正声会扔杯子,即使他遇到这些尴尬,也不会恼羞成怒,这点涵养功夫还是应该有的。我感到奇怪的是,俞正声怎么会遭遇这些尴尬呢?上海一号首长出场,下级官员早就安排妥当,不应该出现这些尴尬的场景,而是韩正式的圆满结局。在上海滩官场上春风得意的大小官员都很精明,不仅擅长于欺上瞒下、拍马溜须,还精通左右领导之权术,给领导一个圆满,也可以给领导一个尴尬。

据上海政府里做官的朋友告诉我:俞正声去接待信访群众时自己要求,不要特意安排接待的信访人。听到这个说法,我对俞正声肃然起敬。俞正声希望听听上访民众的真正声音,他的尴尬表明了他的真实。由此,我开始认真对待这个传闻,核实这次接待来访群众的一些情况,并确认这位领导人是否是俞正声。奥运期间,我被非法软禁、上访民众也被限制人身自由,我们彼此不走动,因为我们体谅政府部门第一次举办奥运没有经验,做出如此底气不足、草木皆兵的非法举措。残奥会一结束,我们就聚会了。十月初,十几位维权上访民众登门来访,我们一起在我家附近的小南国饭店聚餐。其中,有一位来访者就是郑培培,她是我主编的《上海司法不公正的见证–不服上海法院裁判上访申诉案件汇编》一书相关的107个信访人之一,但我与她见面还是第一次,我征求了她的同意,进行了录音采访。

 

 

二、俞正声接待郑培培

 

摘录冯正虎与郑培培的部分对话(原对话是用上海话,现以普通话记录),还原俞正声接待上海访民郑培培的基本情况。

冯:你是否能讲一下俞正声接见你的这个过程?

郑:那天,区动迁公司的人带我去人民大道200号市信访办。我们先在接待室里等候,等到9:40左右,前面的人谈好了,就叫我进去。我没有问接待我的领导,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是谁。这时,我只想谈话,也没有想这么多。

郑:这位领导先问我,你有什么事情?我就将我家里的情况及房子被强迁的经过告诉他。我原居住地方在淮海路与新天地之间,是比较热闹的地方,应该说是钻石地段。我的丈夫是个体户,我已下岗,我们夫妻俩是靠这爿小店养活自己。因为地段好,生意也比较好。后来,动迁公司进入,他们一进来就不与我们谈,只是说:你们走吧,不走就打你们走。我们挨打后,就去卢湾区政府信访办找领导反映,但没有用,他们还是一帮一帮人冲进来打我们。周四是领导接待日,有一天是副区长接待,我们也向副区长诉述:打人是犯法的,并要求这些人要佩戴上岗证,根据动迁细则规定,不佩戴上岗证的人,被拆迁的居民可以拒绝于他们门外。当时,这位副区长说:我去调查一下,肯定给你答复的。想不到,过了一、二个星期后,这些人穿着黑衣服黑裤子,戴着墨镜又冲进来打人。

冯:怎么像黑社会的人一样呢?

郑:是的。我讲给这位市领导听,他说:啊,是有这样的事情吗?是吗?他几乎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我说:是的,如果我瞎讲,可以告我诬陷罪。而且,我一直在向区政府反映,但每一次上告区长后,反而打得更厉害。我们也一再向当地警署报警。后来,这帮人觉得实在打不走我们,就开始强迁了。

冯:这是什么日期?

郑:2003年6月6日

冯:后来你就一直上访吗?

郑:我原来一直在区里上访,直到房子被抢掉后,我就去北京上访了。

冯:你上述这些情况,都讲给这位领导听了吗?

郑:是的,我全部讲给他听了。

冯:你讲了这些情况后,领导如何表态?

郑:他似乎不相信。他对我说:这样就没有办法谈下去,我要去做调查。我说:好的,你去做调查。

冯:这次他接见你,是预先安排的,还是你正好到市信访办抽查的?

郑:是这样。那天谈话好像是5月30日周五。那天之前的周三,我去市信访办,信访办里的工作人员对我说,这次市里准备与你谈,会让区里通知你的。他问我有空吗?我说:有空。他说:暂时定下,最后要等区里通知你。

冯:他们在接待之前,是否事先给你一个解决方案?

郑:没有。从动迁组进来起,就一直没有给我们解决方案。

冯:领导接待你谈话时,也没有给你解决方案吗?只是听你反映情况呢?。

郑:没有。从开始到结束,他没有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最后,只是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要回搬。因为我在这个地方生意做得很好,税务所也说我们生意做得好,我们一家的经济来源就靠这个地方,靠这家店养活自己,除了这块地方,我们无法营业,因为我们的经营有局限性。后来他对我说:你要求回搬,我就无法谈下去。他说没有办法谈下去,我就当即站起来走了。我说:你既然没有办法谈下去,我们就不要谈了。

冯:你是否知道这位领导是谁?

郑:后来是别人打电话告诉我:外面都在传说俞正声接待我。

冯:事后,你在电视上看到俞正声,是否像你见过的这位领导呢?

郑:(难为情地)所以说,我就是这个缺点不好,对什么事都很不注意,什么事都干脆的很清楚。

冯:你断然起立一走,你这个老百姓太厉害了。领导肯定不太舒服的吧。

郑:这次我自己也准备不充分。一些相关的法律条款已准备好,没有带去。我应该一条一条给领导看,你们哪里违法了,这块地根本就不可以批租的。

冯:据说,你后边还有一位老太太被接待。

郑:不知道。我们每个人走的门不同。

冯:你前面坐了多少领导?俞正声出场应该有许多人陪同吧。

郑:很多。是长桌子,前面坐满,我的后面又是一排人靠墙坐着。

冯:我听到你的事,还听到有一位老太太拒喝茶水的事。

郑:看来,我排在这位老太太后面。我把茶杯放在一边也没有喝,这位领导说:你看我这杯茶里有毒吗?我想,一般情况下领导是不会说这个话的。

冯:俞正声接待一位年纪较大的访民,原本也是好心好意的,亲自端上一杯茶,但老太太拒绝地说:你的茶,我不喝。其实,这位访民也不是故意冲撞俞正声,而是她的习惯。因为访民一般不喝他人的茶水,都是自己带的。这个习惯对俞正声这样高层的领导来说不一定清楚,但安排俞正声接待工作的领导,他们长期与访民打交道,应该了解访民的习性。

郑:我进去之前有一位女同志出来告诉我,有大领导接见,你应该抱着感恩之心。她的意思要我抓住机会。我说:感恩之心,我不能放弃原则呀。

••••••••••

 

三、上海的不祥预兆

 

郑培培是一个老实巴交的访民,她至今还不敢相信自己见面的大领导就是俞正声。其实,中国的绝大部分老百姓都是像郑培培一样,很少关心这些大领导的新闻,更不清楚官场里的脸面,他们一直是低着头看自己手中的碗饭,有饭吃就感恩戴德,没有饭吃就不顾天王老子照样骂,还要拼一死活。郑培培不认识俞正声,但她知道坐在她面前的是一位大领导,不能解决她的民生问题,她就不愿陪着做秀,断然起立而离去,表达了一个无声的抗议。那一位来访的老太太或许也不认识俞正声,她不是故意为难俞正声,而是访民对官员不信任的一个习惯反应。上访民众长期遭受官府派出人员的打压,她们对官员的哄骗、抓打、唆使其他人员作恶等所作所为已经形成一个防备心理,而且还养成一个自我保护的习惯:与官方人员交往时,尽量不吃官方提供的食品茶水。

俞正声的尴尬不是俞正声个人的尴尬,是所有在场官员的尴尬。如果韩正6月3日的接待来访群众像俞正声一样不是事先特意安排或打过招呼,或许也会出现这些尴尬的场景。这个尴尬反映出上海官员与人民群众之间的严重隔阂,也一定给俞正声留下深刻的影响。但是,俞正声没有埋怨上访群众,而是找根源,做调查。数十年的上海经济城市建设,上海的外表是美丽的,但里面有许多丑陋的部分。官员的贪婪腐败、法官的徇私枉法、司法不作为、官商勾结的掠夺、人大、检察院等法律监督机关的失职,信访单位的相互推诿、敷衍了事等等起因天天在激怒上海市民,民怨愈积愈大,谁都无法预料上海民众愤怒的后果是什么?

俞正声已知道上海民众的苦难。俞正声6月20日在市信访工作会议上对信访干部提出了要求:“哭声、骂声、闹声,埋怨声,声声入耳;关心、真心、贴心、责任心、心心相印。” 说得好听,但谁来落实呢?信访部门及其干部仅有收信转信、登记来访人员的职权,他们没有解决问题的实权,怨声听久了,又无能为力,只好熟视无睹、心肠麻木、假心假意、相互推诿、敷衍了事、心心相离。一位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说:现在的信访办不如过去的秘书办,过去党政领导与群众的关系很密切,群众向党政部门反映意见,秘书马上送领导,领导及时解决问题,干群关系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现在的信访办不知在做什么事,只会相互推诿、敷衍了事、加剧干群矛盾。

俞正声执政上海以来,上海市人民大道200号市信访办门口聚集的上访民众没有减少,反而越聚越多,门口的警察、警车也越来越多,远远大于陈良宇时代。而且,警察与民众的拉扯现象也日益增多。这是上海的不祥预兆。不知中央、上海的高层领导人是否清楚上海的民怨及民众对抗的势态?消除上海市民的怨声、缓解日益增长的官民矛盾,光靠俞正声一个人的菩萨心没有用,再加上几个无能为力的信访办也无济于事,应当要求所有的行政官员、法官、检察官、人大代表、政协代表正视俞正声的尴尬,要能听进民众的“哭声、骂声、闹声,埋怨声”,真正做到“关心、真心、贴心、责任心、心心相印。”本期《督察简报》选登几则来访群众的自述,请俞正声先生转发上海的官员读一读,要求这些官员真心实意地去解决民众的疾苦,依法纠正冤假错案,不要做违纪违法的事去继续伤害百姓。

 

2008年11月30日上海仁和苑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