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徐佩玲:请问上海卫计委为什么你们只在反人类道路上狂奔?

2019-11-22 16:04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90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全世界网友们大家好!

我是医疗事故被害者徐佩玲。今年7月18日在我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写了上海卫计委残民害民祸国殃民的文章控诉他们对我20年的残害。

文章面世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市区各级政府也决定解决我的医疗事故问题。我想上海卫计委不会再与社会为敌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吧,哪知道卫计委就如一头吃过人血的狮子只会吃人永远不会吃草。

今年11月7日区政府按排卫计委、我、和街道坐下沟通对我的赔偿问题,我当时指出卫计委应该根据法律法规对我三级伤残医院全责作出依法依规的赔偿,多一分钱我不要,少一点我也能接受,少很多我绝不接受。想不到卫计委派来的陆某人依然像过去那样指鹿为马死不认账概不承认竟然厚颜无耻地说上海曙光医院同上海卫计委没有关系,我的医疗事故同上海卫计委没有关系……这只吃惯了人肉的狮子竟然做婊子立牌坊冒充起狼外婆来说因为我经济困难他们给我一点补助。

他这厚颜无耻的行为当场引起了区信访办孔先生的批评,说怎么会同你们没关系,你们卫计委又不是环卫局。我说即然同你们没关系你来干什么你可以滚了。

我想责问上海卫计委你们凭的什么至今只在残民害民祸国殃民的道路上狂奔?

你们凭什么对抗社会以人民公敌为己任?

你们的存在为什么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招牌蒙蔽天下鱼肉百姓,你们霸占了庞大的医疗资源何曾做过一件为困难群众免费医疗的事情?

你们为什么改变了全世界医院的存在是为了救死扶伤!为什么有了你们造成了全国上下流行这样的口头禅:最黑是医院,最毒是医生。难道你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祸国殃民吗?

为什么其他部门或多或少存在良心未泯,而就你们丧尽天良?

回想多年前我到卫生局上访你们不仅不解决我的医疗事故,你们还叫警察抓我。为什么上海警察还有人性指责批评你们,并且联手文保警察要求你们解决我的医疗事故,静安区110局长和文保局长亲自来到卫生局你们都不给面子,就是不肯解决。

为什么别人都有人性就你们没有,你们要充份证明你们的存在就是人民的灾难深重是吗?

你们丧心病狂不但不听110警察与文保警察的劝告,还因为你们掌握了上海的医疗资源袖长善舞让上海某副市长批字拘留我10天。我是三级伤残病人,是不可以行政拘留的,在副市长的批示下,文保警方不得不拘留我。警察捉我的时候对我说卫生局让副市长批字捉你了,我们不得不拘留你。你有什么要求对我们说,我们尽可能的满足你。结果那次我被关了8天,本来这件事我不敢写出来怕连累善良的警察,现在我想上海警察做的对做的好,应该得到全社会的赞扬……

今年3月你们卫计委又旧计重施,我到你处上访我又听到110警察用对讲机回答他们的领导话:她(徐佩玲)除了喉咙响一点其他又没什么,不用带所里。

你们多么丧心病狂!你们自己扪心自问犯下了多少反人类罪?

你们以为中国永远没有法制吗?

我告诉你们法制健全之日就是你们这些反人类的罪犯被绳之以法之时!

我徐佩玲再次申明对我的医疗事故我绝不向任何部门多要一分钱,也绝不接受法律规定少给我的赔偿。

上海卫计委如果继续在反人类道路上狂奔,我就与他血战到底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争取自己合法的权利。你们还有什么丧尽天良残害我这个医疗事故被害者的阴谋手段,你们拿出来吧,全世界全中国都在注视你们。

上海徐佩玲2019.11.18

手机 18121439381

附:今年7.18公开信

上海市卫计委残民害民祸国殃民。

全世界的网友们大家好。

我是徐佩玲,今天向大家控诉上海卫计委对我的血腥残害,我的血腥遭遇证实了在中国流行的口头禅中的第一句:最黑是医院……

1996年我八岁的儿子因脑瘤去世两年后小儿子出生,本以为可以逐渐走出痛苦,那知为了一个小病被医院和上海卫计委搞得我从此家破人残。

1999年我因胆结石入住上海中医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于4月30日实施胆囊切除术,本来这个小手术只要医生摘除我的胆囊几天就可出院,可是医生却剪断了我的胆总管。

曙光医院没有给我带来曙光,却差点要了我的命, 在曙光医院我肚子上整整插了八个月的引流管,这肉体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肝脏也受到了严重损坏。

2000年经上海瑞金医院帮我做了补救手术,把我的左右肝管各一剪二并成一根管子接在大肠上,我肝损坏了,人残疾了。当时医生做了两例类似手术,一例患者没成功去世,医生对手术成功的我说:我最多还有20年生存机会。

丈夫与我离婚了我一个人带孩子,本来发生这不幸的医疗事故又不能叫医生偿命,曙光医院做出应该的经济赔偿让我活一天算一天就是了。

现在我请大家看看丑恶的上海卫生系统,对我这个医疗事故被害者丑恶的表现,这么大的医院竟然对我这个弱女子耍无赖,篡改病历,不承认医院手术过错,(我有证据幸好我事先复印了4月30日的手术记录)。

一个丑恶还不够,下面还有更丑恶的。2004年卢湾法院委托上海市医学会鉴定,鉴定认定了曙光医院:操作不当损伤了我的胆总管;目前存在的胆道损伤伴肝功能损害与医疗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胆道逆行感染目前无法彻底解决等事实。

上海医学会周群是我的承办人,公然询私舞弊把我提交给鉴定专家的上海瑞金医院21张重要病历和5张摄片,不拿出来给专家鉴定。致使我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不公正。明明应该三级伤残降为七级伤残,明明应该是医院负完全责任降为医院负主要责任。请全世界的网友想一想,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我被麻醉上了手术台,在无知觉任由他们摆布的情况下,出了医疗事故,我竟然负次要责任。

我不服我抗争,在漫长的近20年的上访讨公道中,我被拘留多次。无奈之下一次举牌要求某领导人关注人权”结果被法院判以寻衅滋事罪判刑8个月。

在官方的允许下,2009年在北京华夏司法鉴定机构做了司法鉴定,我把周群隐瞒的病历提交给司法机构,鉴定结果是三级伤残,医院负完全责任。

在这前后尽管我因为上访受到了残酷打击,但其他方面人士都良心未泯,我街道、公安、区法院、区检察院甚至区卫计委,区政府都向市卫计委提出了较为合理的赔偿金额给我,但都被市卫计委信访办主任王家军否决了,甚至卫计委副书记黄红和局办主任袁主任对我的承诺都被王家军推翻,王家军的表现大有一种:我们上海人民医院只能对人民抽筋扒皮,但绝不向人民吐出一分已经拿到手的钱,我卫计委就是要向世界证明:最黑是医院。

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了,可是王家军对我依然采取耍赖,指鹿为马,死不认账,概不承认等最无耻的手法。因为他们掌握了上海的医疗资源,其他方面人士尽管对他们不满,但也不会为我过多的仗义执言。

王家军听说因犯错误退休了,可是新上任的信访主任张帆比王家军更丧心病狂,在今年3月对我的一次接待中口出狂言:我们医院从来在医疗事故中没有全责,哪怕被搞成了植物人也顶多承担70%的责任。大有一种我是土匪我怕谁的土匪精神,怪不得这个土匪在接待我们之时规定我们不得录音。

全世界的网友们,难道我就应该忍声吞气,把这委屈带到火葬场?

不!我绝不放手!我要向全世界揭露他们的罪行。我要请问上海市卫计委:你们掌握了上海庞大的医疗资源,可是你们哪怕仅是偶然为中国和上海人民,做过一件免费医疗救死扶伤的善亊吗?你们从来没有过吧!你们做到的不仅只是医院大门昼夜开,有病无钱莫进来。你们做到的都是数不胜数世人皆知的把患者当猪羊来宰杀,过度检查,过度治疗,使广大的国人因病而贫。最后在你们面前落个人财两空,人民的血汗钱都进了你们的腰包。

你们竟然无耻到出了医疗事故,拒不赔偿。全世界有哪一家医疗管理机构像你们这样丧心病狂?是谁制造了国人的口头禅:最黑是医院!最黑是医院这句话不是我发明的是流传已久的顺口溜了。难道全国人民都冤枉你们了吗?

你们不仅没有做过一件善事,你们责任内的应该做好的事情你们做好了吗?

1997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发表了54号令:上海市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明文规定上海市卫生局是禁烟主管机关。可是二十多年下来上海哪一个公共场所不是烟雾腾腾?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做好的事情就你们做不好,人民要你们何用?难道人民就让你们这邦老爷来对自己抽筋剥皮?

你们自己也心虚,卫计委信访处不但不敢公开挂牌,甚至保安森严壁垒,不让别人进去,别人还真的进不了,比市政府信访处还严,一个救死扶伤的机关,需要这么多保安吗?你们明白你们活着就是与人民为敌,为人民制造无穷的灾难是你们的天性。

全世界的网友们,为了这场医疗事故,我抗争了近20年生命即将倒计时还没有得到应该的解决。今年3月我给卫计委和市长发了公开信,如果再得不到合理的解决,我将把我生命的最后火花在卫计委或者人民广场绽放。

公开信发表以后,大家都劝我珍爱生命别自焚。我现在也知道了其他方面都想解决我的问题,就卫计委残民害民本性不变,他们无视国际社会对我的关注和其他部门的不同意见。硬是想把我逼上死路,但我虽一介布衣,可绝不能像他们一样言而无信苟且偷生。

冤有头债有主。我准备最晚三个月内选择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在市卫计委门口自焚,具体到时间我会通知中外记者。

我死后请求国际社会把逼我走上死路的恶棍王家军、周群、张帆送上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审判让他们被绳之以法。

徐佩玲2019.7.18

手机18121439381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