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代表上访北京纪实

2019-04-22 11:26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13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2019年4月17日,上海市闵行区莘庄工业区48位失地农民的代表黄尧年、齐纪花、汪安明、周翠华、李秀龙一行五人,赴京上访最高人民检察院人民来访接待室与司法部行政复议司(原国务院法制办)。

一、赴最高检接待室督促司法公正

当日上午8点半,我们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接待室,门卫的特保准许我们一人进入,其余四人留在门外等候。大家推荐黄尧年代表进入检察院接访。等候到十点左右,黄尧年被安排进入了二楼04接待室。接待的检察官验证了黄尧年的身份证和相关法律文书后,看了黄尧年递交的《黄尧年不服法院裁决的民事行政案例简表》,该案例简表汇总记载了黄尧年九个案件的起诉、上诉、再审、裁判日期、法院、法官、起诉请求、法院裁决内容、案件号码等内容,便于最高检的登记核查。

检察官叫黄尧年稍等,进入内部协商请示,约二十分钟后检查官出来,后面跟着一位有白发的年长检察官,他把黄尧年递交的《案例简表》等材料还给了黄尧年,表示最高检不收材料的,但是对材料已经登记了。

检察官告诉黄尧年:“你们提出的案件需要所有的一审、二审、再审的法院文书,需要检察机关对申诉作出的处理决定文书。”检察官问:“上海一中院三个撤诉案件,是当事人撤诉的吗?”黄尧年答:“不是,是一中院强行作出的。”并对当时的庭审情况作出了说明。检察官问:“民事诉讼一案为什么没有案号?”黄尧年对闵行法院违反立案规定至今长达27827天,向检察官情况作出了简叙。

最后,检察官指着《案例简表》说:“对每个案件我们都做了注明,你按照注明的去做。”黄尧年看了检察官的说明说:“你们注明的,我们都去做了,那个闵行区的民事案件至今不受理,我们已向一中院、上海高院、闵行区检察院申诉,但至今都是有法不依。”检查官说:“我们知道了,今天接待结束。”

黄尧年表示初次递交材料可能不充分,下次来把需要的材料都带来,检察官表示可以。上访代表们认为:几年来与公检法交往,检察院对人民提交的申诉是走过场,它在公检法中是最弱的,怎么可能对牛气冲天的公安、法院行使监督权,如果检察机关依法履职,也不会让公安、法院无法无天,冤假错案大量发生。

二、赴司法部行政复议接待室询问国务院复议裁决申请案

走出最高检已经11点多了,在最高检接待室马路对面合影留念。返回八宝山地铁站,直奔司法部行政复议司(原国务院法制办)。

途中,找地方吃中饭稍作休息。下午1点来到平安里西大街33号,不见行政部门的牌子,向门卫打听,给了一个路条,并指了大致方向。司法部行政复议司接待室设在一个没有标志的金果胡同深处。

下午13:20,一行5人找到了标有“行政复议”牌子的地方,等候开门。

13:30,铁皮门吱一声打开,走出一位特保。我们说明来意,他登记了身份证后让我们推荐一人去窗口,安排其余四人在凳子上面休息。

黄尧年受代表的推荐来到窗口向接待员说明来访事项,并出示了邮寄给司法部行政复议司(原国务院法制办)行政复议裁决申请书的凭证(EMS:1003336374523)。

黄尧年询问接待员:“三个多月为何没有收到贵司的任何信息?”接待员查询了电脑后告知:“邮件申请材料已经收到,案件排号已300多号。由于每个案件核查工作量非常大,而且是按排名逐个处理,所以你们的案件还要等一段时间,今后你们不一定来人询问,来一次费用挺大,可以打电话询问处理进程。”接待员随后报了电话号码,我们记下后,询问他的姓名或工号,便于联系和查找,他表示这里没有工号,姓名没有必要公开,只要来电询问便会告知的。

接待员告诉黄尧年:“对行政复议裁决申请,还需要补充一些材料:1、2018年8月30日邮寄市政府“申请书”;2、邮寄该“申请书”的邮寄凭证;3、相关证据材料。”

接待员还问:“宅基地不是在征地中征收了吗?是集体的。”黄尧年指出:“宅基地是农民的集体财产一部分,但宅基地使用权是我全家的,总理讲是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征收土地就可以不协商补偿了吗?”

黄尧年指着动迁协议给接待员看,“当时我们不知道动迁和征地政策,相信政府相信党,把房子拆旧的不值钱宅基地既不协商又不补偿,所有建筑物地上附着物交给动迁办,拿着二套房子还要倒贴政府68166.05元,这是动迁吗?这是欺诈,而且整个动迁违反国务院拆迁条例规定,必须取得拆迁“许可证”方可合法动迁,我们曾向闵行区政府提出财产权保护申请,闵行区政府不理不睬,向市政府提出财产权保护申请,市政府以信访事项推脱,不履行政府职责,向市三中院起诉,法院推脱是政府的事不予立案,下面已经烂成一片了,已经没有讲法讲理的地方了,如果国务院、司法部都不讲理不讲话,那人民还有希望吗?所有我们恳请你们向上反映,纠正地方政府的错误行为。”

乔纪花等人在旁听,乔纪花忍不住插话:“我们多人还被拘留,想让我们屈服,我们不屈服,上访几十年,还打了九场官司。”接待员听后感动的说道:“上海女人真坚强。”

最后女接待员告知我们,一定要把证据补充给司法部行政复议局,他们要以证据处理。查询在友好气氛下结束。接待室的另一名工作人员在旁做了录音录像。

下午14点半左右走出了司法部的行政复议接待室,赶往北京南站,原计划二天的行程一天完成了,经改签车票,黄尧年等5人连夜赶回上海。

上海闵行区莘庄失地农民代表联系人:

黄尧年 (手机 18321327550)

乔纪花 (手机 18217297506)

2019年4月22日

图一、莘庄失地农民代表赴最高检督促司法公正

20190417-1-最高检接待室对面

图二、司法部行政复议司接待室的路条

20190417-2-行政复议室路条

图三、莘庄失地农民代表在行政复议司接待室门前

20190417-3-行政复议司接待室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