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崔福芳向龚路派出所报案 (对话录音) ——崔福芳被非法拘禁的诉讼系列之十五

2018-10-08 21:1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07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崔福芳向龚路派出所报案

(对话录音)

——崔福芳被非法拘禁的诉讼系列之十五

 

 

【编者按】上海市民崔福芳(手机:13564097383)被浦东新区金杨街道雇佣的外来人员非法拘禁在川沙缘中林庄园23天(2月27日至3月21日)。

释放后的第一天3月22号上午,崔福芳与朋友范桂娟、蔡晓红一起去关押崔福芳的地方(缘中林庄园)报警。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龚路派出所警察(警号:003960、014725)乘警车(车牌:沪A2097警)赶到现场,特警也一起来了,他们认真询问、勘查并拍照。警察也向缘中林庄园的服务员及经理作了调查。缘中林庄园经理告诉110警察:是金杨街道信访办姓张的与他们联系的。

110警察在案发地现场调查后,要求崔福芳作为报案人与警察一起乘警车去派出所询问。在龚路派出所,立案窗口的接待警察(警号:013536)对崔福芳被非法拘禁案的情况再次询问。接待警察调查后向上汇报,然后告知崔福芳:“我们已汇报了,现在告知你,去金杨街道处理,找金杨街道的负责人。”

兹公开受害人崔福芳向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龚路派出所报案的六段对话录音,其对话内容证明崔福芳被非法拘禁案是与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下属街道办事处的维稳工作直接相关。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主谋及指使并雇佣外来人员非法绑架及拘禁崔福芳的行为属行政违法行为,还是刑事犯罪行为?最后由上级政府机关或法院判定。

注:第一段录音的向110报案时间是2018年3月22日09:26;第二段录音的110警察回复时间是3月22日09:30,龚路派出所警察电话(021-50688110)打给报案人崔福芳;第三段录音的对话时间是3月22日09:51;第四段录音的对话时间是3月22日10:01;第五段录音的对话时间是3月22日10:11;第六段录音的对话时间是3月22日10:55。

 

 

一、崔福芳向110报警

 

110警察:喂。

崔福芳:110,我报个警。

110警察:什么事情?

崔福芳:我被不明真相的人非法绑架到东川公路3229号。

110警察:3229号?

崔福芳:嗯。

110警察:东是东边的东,是吧?

崔福芳:嗯,对。

110警察:第二个字呢?

崔福芳:川,四川的川。

110警察:在门口,还是在里面?

崔福芳:现在我是人在外面,是在里面呢。

110警察:进门就能看到你,是吧?

崔福芳:对。

110警察:因为什么事情?

崔福芳:我不知道。

110警察:被几个人绑架了?

崔福芳:被四个人绑架,三男一女。

110警察:对方拿武器了吗?

崔福芳:没有看到对方拿武器。

110警察:没有拿武器,是吧?

崔福芳:嗯。

110警察:现在人也没事了?

崔福芳:我现在人没事,我现在求助110。

110警察:具体什么事情知道吗?

崔福芳:不知道。

110警察:不知道是吧?是浦东新区的是吧?

崔福芳:对对对。

110警察:浦东新区东川公路3229号进门,手机保持畅通,马上到场。

崔福芳:好的好的,再见

 

 

二、龚路派出所警察出警(警号:003960、014725)

 

110警察:喂。

崔福芳:喂。

110警察:你报警,我是派出所的。

崔福芳:你哪个派出所的?

110警察:我是龚路派出所的,你在公路?

崔福芳:你是龚路派出所的,是吧?我现在在报警呀。

110警察: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崔福芳:我现在在东川公路3229号。

110警察:这靠近什么地方?

崔福芳:它上面写的是缘中林庄园。

110警察:在缘中林是吗?

崔福芳:对。

110警察:那么我从缘中林开进来就看见你了吧?

崔福芳:你在门口就看到我了。

110警察:是你被人家绑架,还是你绑架人家?

崔福芳:总归是人家绑架我,我是个女同志,人家几个男的绑架我,你说谁绑架谁啊?

110警察:是人家绑架你,是吗,绑架你的人里面有女的吗?

崔福芳:女的,我倒没有注意。

110警察:好好,你等在缘中林,我这就过来,好吧。

崔福芳:嗯嗯,再会。

 

 

三、龚路派出所的110警察到达缘中林庄园

 

 

崔福芳:我在这23天,没人来登记过,因为我假使住旅馆,身份证必须要登记的。我有罪,我有什么的话,法律制裁我,你不可以这样绑了23天,不让我出门一步,没电视看,什么东西都没有。

范桂娟: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

崔福芳:是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我们将心换心,我跟他说:我是你的女儿,我是你的妈妈,我是你的老婆,你是什么想法?不知道他们买的东西,天天拉肚子。滑稽得不得了,早上喝了白开水,肚子就开始隐隐地痛。

范桂娟:里面不会放什么东西吧?

崔福芳:隐隐地痛,一直痛到晚上。

范桂娟:里面不会放东西吗?

庄园服务员:你们(110警察)可以进来,先坐一会儿,领导马上就来了。

110警察:好的。

崔福芳:看病,不让你去看病,要干什么,不行。他(看守)说,“你是讨饭的。”我要吃什么菜,炒韭菜,他说你开条件呀。我说:“你这个盒饭我吃不下去。”他说:“你是要饭的,你知道吗?你把你当成谁啦?”我说我不知道,我说你们姓什么叫什么我都不知道。有一天,我说:“你买红烧带鱼给我吃”。他说:“那么贵的东西,给你吃吗?”。

蔡晓红:你可以不要吃嘛,你索性不吃,看他怎么办?

崔福芳:我已经在里面绝食三天了。

蔡晓红:不要吃啊。

崔福芳:我又不知道他绑架我多长时间,我在里面绝食三天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的。

蔡晓红:索性不吃了。

崔福芳:那我不得不那个,现在警察最讲法了,所以我还是要警察来。

范桂娟:我们习近平说依法治国。

110警察:我们了解了解情况,好吧。

 

警察去庄园饭店大堂了解情况,崔福芳等人跟着警察一起去。警察问服务员:“经理在吗?要经理出来。”服务员说:“不在。”然后服务员与经理联系。

等待一会,经理来了。警察问:“3号小木屋谁登记的?”经理回答:“是信访办姓张的,是女的,她留了一个手机号码。”

警察听后,让崔等在门外,两位警察与经理去大堂吧台谈话。

期间,浦东公安分局龚路派出所的刑警也乘警车赶到。

 

110警察:说昨天跑了,昨天跑了,那么现在怎么样啦?

刑警:她跟我说,绑架了什么的。

崔福芳:那是绑架呀,不认识的。

范桂娟:怎么叫不是绑架呢?

崔福芳:我在这儿23天,身份证都没登记过。

110警察:那么现在没什么事了,是吧?

崔福芳:不是,你肯定违反有关规定的呀。

刑警:跟他(110警察)去派出所。

崔福芳:嗯。

110警察:跟我去派出所,家属自己过来,好吧。

崔福芳:不不,她(范桂娟)要过来的,她腰不好,不能走,这么远的路,我妹妹腰那个。

110警察:是你报的警,所以我们带你,你们要么自己走过来,要么到外面叫部车子。

蔡晓红:那么我们走过去算了。

蔡晓红:有很长的路呢。

范桂娟:我一起跟过去好了。

崔福芳:她脚不方便。

范桂娟:我一起跟过去,好吧?

崔福芳:你们慢慢点过来,你们慢慢点叫部车子过来,你腰不好,你那个。

 

在返回龚路派出所的警车上

 

110警察:你们那儿属于什么派出所?

崔福芳:哪儿?

110警察:你们那儿。

崔福芳:属于金杨派出所。

110警察:金杨派出所,是吧?

崔福芳:嗯。

范桂娟:有很长的路。

崔福芳:这儿怎么有地铁的。

范桂娟:这儿是什么地铁?

崔福芳:警察,这儿有地铁?

110警察:九号线在那边,终点站。

崔福芳:我是想这儿有地铁的标志。

范桂娟:这是什么站,九号线?

110警察:曹路镇站,终点站。

崔福芳:哦,终点站。

范桂娟:认也不认识的地方,这么陌生的地方。

 

 

四、在警车上出警的警察向龚路派出所汇报

 

在返回派出所的警车上,110警察接通派出所的电话,以下是110警察的回话:

 

喂,你好。

是的,是的。

嗯。

碰上了,碰上了。

她是金杨的。

我留了一个对方的电话,对方像讲是信访的(金杨街道信访办姓张的)。人没有碰到,因为昨天他们跑了,昨天他们把她放了,所以人已经跑掉了。

据了解她是金杨的。

金杨,金杨,对对。

对的,对的,好的。

 

 

五、在龚路派出所里的报案询问(接待警察的警号:013536)

 

接待警察:是什么部门来的?

崔福芳:就是不知道呀,都是外地人呀。

接待警察:那是金杨街道的。

范桂娟:她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呀。

接待警察:你跟她一起的?

范桂娟:是的。

崔福芳:只知道车子上面是“鲁”。

接待警察:什么,“鲁”?

崔福芳:山东的,就是山东这部车子绑架我的。

接待警察:那么山东什么地方的车子?

崔福芳:在我们家门口。

接待警察:家门口?

崔福芳:对。

接待警察:再把你看管了,那么他们跟你说为什么看管你吗?

崔福芳:他们没有说。

接待警察:看管你多长时间?

崔福芳:23天。

接待警察:看管你23天?

崔福芳:嗯。

接待警察:其实你心里是清楚的了。

崔福芳:我怎么清楚。

接待警察:你上访过吗?

崔福芳:我上访过的。

接待警察:什么事情上访?

崔福芳:我上访过,为房屋事情。

范桂娟:对的,是房子事情。

接待警察:你好好说话,我跟你又没什么怨又没什么仇。

崔福芳:警察。

接待警察:你其实是知道是什么部门来做的,金杨。你听我说,有些事情在马路上明的,你不清楚,有些背后的事,你有时也要清楚。

崔福芳:警察,你耐心点,我告诉你听,我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说话耐心点。

接待警察:对的。

崔福芳:我是周家渡的(拆迁事发地)。2月27日早上,我还跟她(范桂娟)通了一个电话,她问我在家里干什么,我说在看电视。十点多钟我出去买菜。买菜嘛,我又没看,因为小区里面车子多嘛,我也没有注意,我就这样走过去。有人问我,你是否姓崔?我说:你找谁?我朝他看看,我说干什么?三个人说外地话的,就把我弄到车子上,开到这个缘中林。那么我说,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我说你们绑架我总归是有事情的,他说我们听领导的命令,我说听哪个领导的命令?他说领导不能讲给你听,领导是指示我们。

接待警察:就是说23天是住在缘中林,是吧?

崔福芳:对,是的。

接待警察:你的社区民警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崔福芳:我记得他是姓范,但是具体的叫什么名字不清楚。

接待警察:这种情况,我大约知道了,我不能跟你们说。好吧,我反正跟你们社区民警讲,这件事与我们龚路派出所浑身不搭界。

崔福芳:不是。

范桂娟:她事发地是在你们这儿。

接待警察:我知道,你这个事情是不是我们处理,我们听上级命令,好吧。

范桂娟:又听命令了。

接待警察:你现在的居住地在哪儿?金杨?

崔福芳:金杨。

接待警察:户口在上南路?

崔福芳:对。

接待警察:居住在金杨新村几号几弄?

崔福芳:德平路1189弄。

接待警察:德平路1189弄几号?

崔福芳:10号。

接待警察:10号几零几?

崔福芳:401。

接待警察:10号401,她这个身份证你登记过吗?那么原来就是说有没有居委会工作人员做过你工作什么的,这个情况原来有过吗?

崔福芳:没有,因为我事发地(拆迁)是身份证上的地址。

接待警察:是否有居委会干部过来跟你聊聊天,谈谈心,这种情况有吗?

崔福芳:没有。

接待警察:那么“两会”之前呢?

崔福芳:没有。

接待警察:那么你现在属于哪个派出所?是上南路的派出所,还是?

崔福芳:金杨。

接待警察:金杨派出所。

崔福芳:嗯。

接待警察:金阳派出所社区民警来找过你吗?

崔福芳:没有,一次也没有来找过我。

 

接待警察在接待大厅问询后离开去办公室

 

范桂娟:他去汇报了,工作没做到家,瞎绑架。

崔福芳:是没有啊,我们实事求是说话,你说是吧?

 

 

六、龚路派出所接待警察(警号013536)的答复

 

接待警察:这样,现在我们告知你,你到金杨街道去处理,这是一个,你不要激动,一个,你到金杨街道去处理,你去找金杨街道的负责人,好吧?

崔福芳:哪个负责人?你告诉我。

接待警察:我只知道告知你到金杨街道去,具体谁,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第二点,你要接警的回执单,报警的回执单,我们已经请示领导,你这个回执单是不能给你的。

崔福芳:为什么?

接待警察:没有为什么,我只是传达给你。

崔福芳:013536,你说话有点那个了吧。

接待警察:我只是传达领导命令,好吧,我们现在核实了,就两条告诉你,就可以了。

范桂娟:报警了嘛,总归给回执单的了。

接待警察:你这个回执单不给的。

崔福芳:为什么?

接待警察:我已经回答你了,好吧。

崔福芳:你为什么不可以给我呢?

接待警察:这里有录音录像的,我讲话不赖的,你们不要跟我说。

范桂娟:你领导担责了,你不担责,你领导担责了。

接待警察:这个随便你们怎么想,好吧。

范桂娟:你是小兵。

接待警察:我们跟你们也客客气气的,你说对吧?我们也没什么怨也没什么仇的,好吧。

范桂娟:这个要有法的,要依法的。

接待警察:现在龚路派出所接到命令:你到金杨街道去处理。

崔福芳:就到金杨街道去处理,那么这样,我告知你,013536,我不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我对这里不熟,是不是有警车把我送到地铁口?

接待警察:我们不送的。

崔福芳:我不认识。

接待警察:我们不送的。

崔福芳:出去,你指指路,怎么走?

范桂娟:怎么走,乘什么车?

接待警察:路上有公交车的。

另一警察:这条路过去,出门口左转,走这条路,马路走到底,金海路地铁口。

范桂娟:什么路?这儿出去左转弯。

接待警察:东华路。

范桂娟:东华路。

另一警察:东华路。

崔福芳:我知道了,好了,谢谢你。

崔福芳:现在几点钟?

范桂娟:十点五十七。

 

 

附件:崔福芳向龚路派出所报案的对话录音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