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戴中耀:上海五位助选人在上海二中院起诉与普法

2017-04-23 21:0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9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上海五位助选人在上海二中院起诉与普法

戴中耀

 
2017年4月13日,徐佩玲、崔福芳、郑蓓蓓、范桂娟、戴中耀不服因被诬告破坏选举罪名而受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亲自到上海第二中级法院依法立案。

我们五位助选人依法向杨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起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但是立案庭法官拒收诉状,严重违反《行政诉讼法》,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违法违纪情况。我们不得不依法用邮政特快专递将原告的诉状及全部证据材料寄送杨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院接收诉状,但至今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及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

因此,我们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但是,上海第二中级法院的行政立案窗口的法官同样违反法律,拒收起诉当事人的起诉状,口头要求我们五人到杨浦法院去立案。我们告诉立案法官:正是因为杨浦法院既不立案又不裁定,我们才依法向上海第二中级法院起诉,你们法官应当依法接收我们的起诉状。

二中院的立案法官也是一个法盲,理屈词穷,只好耍无赖,不收不理,装傻到底。我们五人分别不停地向违法的法官高声宣读《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给法盲的法官普法,并要求见庭长、院长。

上午我们在法院要求立案,宣讲法律。中午法院关门,我们就在法院门口静坐。下午继续在二中院诉讼服务中心(立案庭),要求立案,宣讲法律,并现场向上海市高院的12368诉讼服务平台投诉。

在我们的普法下,行政立案厅窗口的违法法官干脆以鸵鸟的躲避方式,逃离行政立案窗口。庭长及法院的领导都不敢露面,因为他们理亏,见不得人民群众。他们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到沙堆里,见不得世界,但世界上的人都看清了这个违法法官的丑陋和窘态!鸵鸟法官,你们的头确实在沙堆里,可你们肮脏的屁股却高高耸起!

 

戴中耀2017年4月13日下午3点于上海第二中级法院行政立案窗口草稿

 

附件:

 

1、上海五位助选人在上海二中院起诉

20170413-二中院-1

 

2、崔福芳向法官论理

20170413-二中院-2

 

3、戴中耀的起诉状

 

行政起诉状

 

原告:戴中耀
身份证:310109195601134839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镇五星路239弄22号102室
邮编:200120
手机:15002138627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
法定代表人:陈志康 局长
住址:上海市平凉路2049号
电话:021-65431000
原告于2017年2月10日,亲自去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提交诉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的起诉状,立案庭法官周幼君违法拒收起诉状,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违法违纪情况。原告依法于2月18日用邮政特快专递(EMS:1031394968420)将原告的诉状及全部证据材料寄送杨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法院接收诉状,但至今既不立案又不裁定,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及最高法院的相关规定。

因此,原告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二条规定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诉讼请求

撤销沪公(杨)行罚决字【2016】200160505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事实与理由

原告戴中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法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在2016年上海市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中,戴中耀是竞选杨浦区人大代表的参选人冯正虎的助选志愿者。

杨浦区人大代表换届的选举日是2016年11月16日。11月16日之前还没有投票,法律容许参选人自我介绍并宣传,也不禁止助选。2016年11月13日下午,戴中耀在冯正虎参选的杨浦区第115选区的四平路1950弄内向选民信箱投放一张A4的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这个简单的助选工作,受到个别居委会工作人员及保安的非法阻扰,警察不制止真正破坏选举的违法行为,反而出面拉偏架,瞎说原告戴中耀在小区内有破坏选举秩序的行为,强制押进五角场派出所“盘问”24小时后,送杨浦区拘留所拘留5日,对原告采取了强制措施限制人身自由的6日(自2016年11月13日至2016年11月19日止)。

原告不服被告的处罚决定(沪公(杨)行罚决字【2016】2001605058号),因为被告对原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处罚的主要证据不足、与事实不符、处罚程序不符法律规定、适用法律不当。其具体理由如下:

1、处罚的主要证据不足

原告于2016年12月13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向被告政府信息公开部门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获取“戴中耀涉嫌破坏选举秩序案”受害方、受害程度、《受案登记表》、何时立案、有否传唤证,或是口头传唤、继续盘问等12项与本案主要证据相关的政府信息,但被告超过法定的期限无法公开上述信息,显然被告处罚原告的主要证据不足。事实上,原告没有违法,也就没有证明原告违法的证据。

2、与事实不符。

法律没有禁止助选,也没有规定助选志愿者帮助竞选人大代表的参选者代发参选者的参选宣传单属违法行为,对于公民来说法无禁止即自由。原告响应国家号召,依法行使民主权利,积极参加2016年上海市区、乡镇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活动,支持冯正虎竞选杨浦区人大代表,但原告能力有限,只能提供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11月13日下午在冯正虎参选的杨浦区第115选区的四平路1950弄内居民的露天信箱投放一张A4的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静悄悄地谁也没有打扰。11月16日选举日之前,是允许选民进行参选人的宣传介绍。被告认定原告“有破坏选举秩序的行为”,这与事实不符。

3、处罚程序不符法律规定。

被告于11月13日下午被强制带至五角场派出所“盘问”24小时,没有传唤证,也没有办理其他相关的合法传唤手续,是传唤证传唤,还是口头传唤,或者继续盘问,至今没有交代清楚,不符法律规定。

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行政拘留五日。但是,实际上拘留原告六日,超期关押一日,处罚程序不符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2条的规定:“对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人,在处罚前已经采取了强制措施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应该折抵。限制人身自由一日,折抵行政拘留一日。”原告于11月13日被关押在五角场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直至11月19日从杨浦区拘留所释放,合计六日被被告采取了强制措施限制人身自由。

4、适用法律不当。

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和处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之规定,决定行政拘留五日。该条第一款第五项所指的“破坏依法进行的选举秩序”的违法行为,不是领导说谁就是谁,不是警察抓谁就是谁,破坏选举秩序的违法行为是由法律规定的,这个法律依据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五十七条。原告没有触犯法律规定的禁止行为,没有违法情节,哪来的情节较重?所以,被告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不当。

综上所述,被告对原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应当依法予以撤销。请求法院公正审理,保护公民依法自由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支持原告的诉请。

 

此致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起诉人:戴中耀

2017年4月13日

 

附件:

1、原告身份证复印件
2、沪公(杨)行罚决字【2016】200160505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3、杨拘解字【2016】20161596号解除拘留证明书
4、A4的宣传单《冯正虎向选民拜票》
5、《破坏选举的一伙人——冯正虎的选举日记(10月28日)》
6、原告2017年2月18日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提交行政起诉状的邮件凭证(EMS编号:1031394968420)。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