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杨绍刚: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应立即平反

2013-11-15 14:4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6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应立即平反

杨绍刚律师

 

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接受当事人王天铎的委托,要求为其父亲王明道反革命一案进行平反,特指派杨绍刚律师作为该申诉案件的代理人。由于1996年初,王天铎曾委托杨绍刚律师为其父王明道反革命案代理申诉,杨绍刚律师曾为此案赴北京查阅了全部案卷,阅读了《天风》杂志有关批判王明道的大部分文章以及王明道的部分著作。因此对本案的全过程比较清楚的了解。虽然当初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王明道的申诉被北京市高院驳回。但从目前的法律视角透析该案,无疑,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难以构成,是中国近代基督教史上的一大冤案。五十年代中期,由于当初的历史条件的限制,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造成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的错案。正如1980年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平反时,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在复查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给中央的报告所述:“没有事实说明以胡风为首组织反革命集团。也没有证据说明胡风有反对社会主义制度、颠覆无产阶级政权为目的的反革命活动。因此胡风不是反革命分子,也不存在一个以胡风为首的反革命集团,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应属于错案错判。”

同样如此,没有事实可以说明以王明道为首的反革命集团,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王明道进行了颠覆无产阶级政权为目的的反革命活动,因此王明道和其妻子都不是反革命分子。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是一件错案。

随着我国法制建设的日益完善,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制原则。对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进行复查、平反和甄别,应该说是时候了。

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不同于一般反革命案件。王明道在近代中国基督教史上系举足轻重的人物,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在当年基督教界的影响不亚于胡凤反革命集团案。据中共北京市委向中央报告:“1955年底共破获教会中的反革命案件14件,严重打击了基督教王明道反革命集团。”由此引发在宗教界的肃反运动,逮捕了不少属于王明道分子的牧师、传道人、基督徒。

王明道和其妻刘景瑞1955年8月7日因反革命罪被捕,1956年9月29日释放。时隔近一年半,1958年4月29日,王明道和其妻刘景瑞再次因反革命罪被捕。1963年7月18日,羁押五年多之后,经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61)中刑反字第548号刑事判决王明道无期徒刑,刘景瑞有期徒刑15年。属于王明道的房屋15间予以没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明道不服上述判决,上诉至北京市高院。北京市高院于1963年9月1日驳回王明道的上诉,维持原判。王明道先后在北京和在山西荫营监狱服刑,受尽磨难,前后坐牢23年之久。1979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79)晋法刑二清自第324号裁定书,裁定王明道由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一年,免于剥夺政治权利,提前释放,没收的房屋只字不提。当监狱向王明道宣布上述决定后,王明道表示坚决不出狱,必须将他的反革命集团问题搞清楚,不留尾巴,还其清白,辨明是非后才出监狱。可在监狱当局的诱骗下,王明道出了监狱大门,再也进不了监狱。当年两次抓其入狱,现在王明道要求不出狱却难矣。出狱后,王明道一直向最高院江华院长几十次致函,诉述其冤案,要求平反,但石沉大海,渺无音讯。王明道的函件以及遗稿,近日已由香港基道出版社出版。王明道出狱后,疾笔奋书,留下不少在狱中的珍贵资料。由于患严重眼疾,最终双目失明,1991年在沪逝世。次年其妻刘景文去世。

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在国内外基督教界造成一定反响,那么王明道是否构成反革命罪呢?我们以“事实”和“法律的视角”加以透析,以还其公平、公道、公正的客观事实。

按照当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第十条之规定:“以反革命为目的有以下挑拨、煽动行为之一者,处三年以上徒刑,其情节重大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一)煽动群众抵抗破坏人民政府征粮、征税、公役、兵役或其他政令实施者;(二)挑拨离间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或人民与政府间的团结者;(三)进行反革命宣传鼓动制造和散布谣言者。”

按照上述《条例》规定,王明道显然属于反革命情节重大者。那么我们看王明道有哪些行为违反了上述条例

 

一、不参加“三自”,反对该组织领导人就是反革命吗?

一审判决认定王明道:“当基督教徒发起三自爱国运动后,被告王明道、刘景文极力反对并进行破坏。两被告利用“聚会布道”和书写反动文章的手段诬蔑“三自爱国运动”攻击和谩骂“三自爱国”的领导人.被告刘景文利用教会聚会之机,宣读王明道所写的反动文章,以鼓动教徒反对“三自爱国运动”。“破坏政府法令及政治运动。积极煽动和挑拨教徒与政府对抗”“坚持反对立场,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

。归纳起来,就是王明道本人不参加三自爱国运动,还鼓励教徒不参加三自爱国运动,反对和诬蔑三自爱国运动的领导人。就是破坏政府法令,就是破坏政治运动,就是反革命破坏活动。

事实果真如此吗?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成立时名为三自革新运动,以下简称三自运动)是基督教徒发起和组织的的群众团体,其宗旨为在基督教教会内贯彻自治、自传、自养,从而摆脱外国教会的干预。该组织的宗旨本无可非议,但由于“三自”是基督徒组织的群众团体,因此作为群众团体参加与否理应属于自愿性质,没有任何法律、法令规定教会必须参加“三自”组织,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不参加“三自”组织就是触犯刑律。王明道在其主编的《灵食季刊》上阐述了自己对“三自”的看法以及对“三自”某些领导人的观点进行争辩,认为他所属的基督徒会堂完全属于自立的宗教团体,和任何外国教会无任何联系,已经是自治、自传、自养性质。因此王明道拒绝参加“三自”组织。这本来是思想认识问题,无可非议,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这怎么能说是破坏政府政策法令及政治运动呢?不参加“三自”就是破坏政府法令,就是反革命吗?这种认识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其次,王明道对“三自”组织的领导人有看法,认为他们是不信派,认为他们是隐藏在基督教内要消灭基督教的人。甚至语言犀利、嘲讽、挖苦等,显然,王明道对三自领导人以及积极参加三自的教徒是不够尊重的,言辞过激,不够理智。但不论王明道对“三自”领导人的看法是否正确,这些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够不上犯罪。作为基督教界神职人员的思想争辩和神学学术的争鸣问题,并非政治问题,更不应该提高到“革命”和“反革命”的敌我矛盾政治高度来界定。绝不能认为对“三自”领导人的争辩就是攻击和谩骂领导人,就是对抗政府,就是反革命。“三自”领导人不等于政府,政府也不应卷入“教派之争”。

同时,作为“三自”领导人利用“三自”机关刊物《天风》杂志,也不敢示后,对王明道也展开了大张旗鼓地一系列人身攻击,那又该作何解释呢?

1955年,《天风》杂志连篇累牍地展开了对王明道的批判,发展到对王明道的控诉。有不少地方教会甚至集会揭发、控诉、批判。什么“帝国主义的走狗”“一贯诬蔑、咒骂党和政府,仇视新社会,公然为美帝、蒋匪即反革命分子祷告。”“破坏总路线,诬蔑工人阶级”“反对宪法、兵役法、为美帝侵朝辩护”“有组织、有策略地进行反革命活动”等等,政治大帽子漫天飞舞。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辩论,已经从神学观点的争论引向政治斗争范畴,政治上无限上纲,欲置王明道于死地而后快。双方剑拔弩张,硝烟弥漫。这是对王明道定性为反革命的前奏,这一切是如何形成的呢?将一场基督教界内部文字交锋演变成一场政治斗争,是谁引起的呢?是谁在幕后起着关键作用呢?这是不言而喻的。其声势之大,来势之猛并不亚于当年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三自”一方无疑是强势,是政府积极支持的宗教团体。作为王明道一方无疑是处于弱势。正像当年批判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样,一场文艺界的学术争论演变成了政治斗争,其批判的材料断章取义,经过层层筛选,编者手握天朝御权,字字的“编者按”犹如“圣旨”任何人不得违抗,句句的“编者按”犹如尖刃和钢刀,直刺胡风胸膛。胡风必然败下阵来,陷入政治罗网,成为阶下囚。同样道理,一场关于基督教内部参加“三自”与否之争,最后演变成政治斗争,导致王明道陷入政治的罗网,进入囹圄23年。由此展开了基督教界别的大规模肃反运动,不少所谓王明道分子以及反对三自运动的牧师、传道人、教徒等被捕入狱。其地域之广,被捕人数之多,是中国基督教界之最

二、基督教内神学学术之争不应纳入政治斗争

一审法院认定王明道攻击和谩骂“三自”领导人的言论有不少是属于基督教内部各派系对基督教教义的认识分歧和争论的问题,对《圣经》有不同的理解,对基督教教义有不同的看法,包括宗教仪式,笃守的教义等等。国内外基督教界的争议由来已久,二千多年来沿袭至今。可以说在使徒时代已有纷争,这并不奇怪。这是神学观点在学术上的反映,神学的学术之争,孰是孰非,难分伯仲。这是教会内部神学观点的分歧,各家之说无需强求统一,政府无需过问,也不应该过问。

诚然,“爱国”是各派系教徒应共遵守的原则。由于“三自”的爱国是基于“自治、自传、自养”的基础,王明道认为其基督徒会堂已经是“自治、自传、自养”的教会,更主要的是王明道认为:“三自”属于“现代派”和”不信派”,而王明道认为自己属于“基要派”和“属灵派”,由于神学观点的不同,因此,和“现代派”、“不信派”不能共登一堂,不能共同相处,因此拒绝参加“三自”。这是思想认识问题,不参加“三自”,并没有触犯刑律,也并没有反抗政府。这本来属于教会内部神学观点的学术之争,而谈不上是政治问题,更谈不上是反革命问题。这是在当时极左路线指引下的无限上纲。甚至将神学学术之争引入到刑法上的“罪”与“非罪”的范畴之内,这显然是违背我国法制原则和宗教政策的。但在当时批判胡凤反革命集团斗争热火朝天的历史条件下,王明道的神学之争,无形地被纳入政治斗争的漩涡之中,也不足为奇了。在左倾的路线笼罩下,王明道成为反革命集团的领袖人物是势在必行了。

三、对王明道宣传的教义不应无限引申,影射和政府对抗。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被告王明道、刘景文解放后一贯利用宗教散布反革命言论,破坏政府政策法令及政治运动,,煽动和挑拨教徒与政府对抗,”“在抗美援朝时,被告王明道积极向教徒进行反革命宣传,以阻止教徒参军和捐献飞机大炮。”

什么是反革命言论?什么是宣传教义?这是必须严格加以区分的。假如将宣讲的教义和当前的政治运动挂钩,甚至和“无神论”的观点相左,便认为是反革命言论,那么所有的宗教都无法进行布道,因为“无神论”和“有神论”的观点,本来就是对立的,对世事的看法也由于宗教教义的衍生而有所不同,例如:所以的宗教都反对杀人,您能牵强附会地认为这是同情反革命,反对政府镇压反革命,反对政府抗美援朝吗?这种狭隘的理解是不足取的,也是违背我国宗教政策的。

例如,王明道对教徒讲道时说:教徒不应该离婚。有人批判说,这是破坏《婚姻法》,王明道讲不该杀人,有人引申为破坏《兵役法》。如此无限引申,那宗教界传道人寸步难行。因为佛教也反对杀人。代理人认为,所谓反革命言论,应该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为。不能将和宗教的教义无限引申或影射为攻击政府政策和政治运动的行为。这是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

四、王明道反革命罪缺乏构成要件

构成反革命罪必须具有主客观要件,而该案不具有反革命罪的构成要件:

(一)主观要件

反革命罪的主观要件必然是行为主体故意以推翻和颠覆国家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其目的。王明道没有任何以推翻和颠覆国家政权的目的和行为。

(二)客体要件

反革命罪侵犯的的客体是国家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它直接针对的是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攻击。王明道并没有针对国家政权以及社会主义制度。

(三)客观要件

(四)反革命罪的客观要件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颠覆国家政权,推翻这会主义制度的结果,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王明道的行为并没有发生这种结果的可能。

综上所述,王明道的行为不能构成反革命罪的要件,所以王明道不是反革命分子,更不可能组织反革命集团。

四、王明道案件罕见的法律程序

王明道案件的法律程序经历着反革命罪逮捕——教育释放——再次以反革命逮捕——判决无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一年——释放。如此严肃的法律似乎在做游戏,抓捕,释放,抓捕,判刑,改判,释放。

王明道和其妻子刘景文因反革命罪于1955年8月7日被捕,在羁押近一年期间,王明道在审讯时违心地表示同意参加“三自”,于是王、刘双双于1956年9月经教育释放。可是释放后,王有所反悔,仍未以实际行动加入“三自”,判决书认定:“释放后,王、刘二犯继续坚持反动立场,进行反革命活动。经常向教徒喊冤、叫屈,继续破坏三自爱国运动,恶毒攻击辱骂参加三自爱国运动的教徒”因此,王、刘的再次被捕,其罪行“昭然若揭”,乃缘于“鸣冤叫屈”,仍未参加三自爱国运动,继续破坏“三自”。在再次被捕后,相隔四年多,王明道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株连其妻刘景文,也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王明道在监狱服刑22年,后于1979年,法院又改判为1年有期徒刑。其改判的理由为:该犯在劳动改造期间,能认罪伏法,遵守监规纪律,学习联系实际,批判犯罪思想,并能完成生产任务,有悔改表现。而根据王明道在出监后所写的申诉以及日记反映王在监狱中的表现和上述改判的理由大相径庭。王明道在监狱不仅拒不认罪,而且多次喊冤遭到殴打、批判,有何“悔改”之说?在四人帮横行期间,由于王明道同情刘少奇和彭德怀而惨遭批判和迫害。在狱中从未停止过对其冤案的申诉。甚至改判后王明道拒不出狱,要还其清白才出监狱大门,这是认罪服法吗?到底是冤假错案还是王明道认罪伏法,这岂非是一目了然?实际情况是当时形势的变化,时任中央领导决定对以往冤假错案进行复查,决定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予以平反,于是山西省高院在复查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时草草地予以改判一年释放了事。但令人大惑不解的是既然有错必纠,那么,王明道是否反革命分子?王明道反革命集团究竟是否存在?从法律角度来辨析不是很清楚是一件冤假错案吗?既然对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件予以改判,为什么不依法彻底解决而留有“反革命”尾巴呢?判决一年的罪状又是哪些?王明道弥留之际,对自己的冤案耿耿于怀,几十次向最高院提出申诉,但未有任何结果。历史不可抹杀,历史不能再回头,历史应该恢复本来面目。胡风反革命集团案经过复查已于1980年彻底平反。中共中央对上述复查报告的批示是:“‘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将有错误言论、宗派活动的一些同志定为反革命分子、反革命集团的一件错案。中央决定,予以平反

难道王明道反革命集团不是上述情况的再现吗?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平反至今已有近三十年,王明道反革命集团一案至今无人过问。王明道案件是否应该平反呢?

王明道作为国际和国内著名的基督教传道人,还其清白,体现“有错必纠”的政策,世人瞩目以待,国人翘首以盼。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我国进入新的法治时代,为四十多年前震惊国内外基督教界王明道反革命集团案平反昭雪应该“只争朝夕”是时候了。

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

杨绍刚律师

2013年11月8日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