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集访中央第二巡视组反映五大问题

2014-09-06 14:5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83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上海莘庄失地农民集访中央第二巡视组反映五大问题

 

中央第二巡视组来沪后,上海人民群众争先恐后涌向江苏路888号接待处,向党中央反映上海存在的许多重大问题,受到了中央巡视组的热情接待和认真记录。上海人民欢欣鼓舞街谈巷议,中央抓大老虎,期盼上海的中老虎小老虎早日浮出水面。

8月13日下午13:40分36名失地农民代表顶着烈日找到江苏路888号,只见门口外人行道上排起了长队,由南向北约30-40米之长。13:50分中央巡视组工作人员看到了失地农民来集访马上开门让失地农民进入等候大厅。只见大厅内排满了凳子井然有序,大厅门口的工作人员不时提醒进入大厅的民众注意脚下,原来门口有一道高于路面约20cm的口子。

进入大厅一股冷气吹来顿时感到十分舒服,工作人员拿来单子,邱贵荣等5位代表填了单子后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接待室,中央巡视组2位接待人员认真听取了失地农民代表的口头反映,有一位作认真记录并询问了涉及的相关问题,最后问失地农民有什么材料?失地农民将准备好的多份材料递交给接待员,最后接待员明确表示:涉及市、区二级法院领导的问题会处理的,涉及下面基层单位的交有关部门处理。

我们回家后,又将投诉材料再邮寄一套给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张文岳(XA42942007531)。

中央巡视组到各地了解民意,也是党走群众路线的实践活动之一。希望中央了解了上海的民意和问题所在,对症下药上海才有曙光和希望,人民才有期盼。

 

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

2014/8/30

 

附录:莘庄失地农民致中央第二巡视组的投诉函

 

中央第二巡视组张文岳组长及全体巡视员:

您们好!

 

我们是唱着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过来的50岁以上的中老年失地农民。上海的高速发展,一是党的方针好,二是依靠了农民集体土地的资源支撑,三是众多农民牺牲了土地使用权。

上海成了世人光鲜的大都市,上海的党员干部“居功享受”,鸟枪换炮,中华、茅台、山珍海味、名车、豪宅……,张嘴吃,伸手拿。资产成了千万、上亿也是层出不穷,灯红酒绿胜“十里洋场”,而失地农民中午在吃稀饭!

我们莘庄失地农民以土地权益及公民诉权遭受侵权的实际情况,揭露上海市委、市府、法院及各级领导干部违反党纪国法,阳奉阴违,官僚主义作风不改,对人民群众长期反映的重大问题麻木不仁,以形式主义反对形式主义,继续违法侵犯失地农民的土地权益与公民诉权。

 

一、党政干部违背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方针,以权谋私。

 

上海村一级以上干部资产近二十年来说不清的暴涨,家产成千上亿元不计其数。这些资产不是劳动致富,例如梅龙镇几年前发生一件震惊世界的事:整幢楼倾倒,牵扯出土地大幅贱卖,镇政府党政领导二十多人集体参股个人分利。而莘庄工业区从1996年起给领导干部分一套福利房(地址:申北路135弄74号——77号);此后莘庄工业区利用自己开发房产,不断给党员干部、利益相关的关系户分房。(有的转手倒卖非法获利上百万元),估计有几百套。据说闵行区政府也给下属分一套福利房,房源何来?

失去土地命根子的农民、又牺牲土地使用权的失地农民,在改革取得丰硕成果论功评赏时,上海的各级党政部门窃功为己,信仰勤劳致富的农民经动迁一夜之间财产损失惨重。如乔纪花原来的297.82㎡建筑面积,动迁分配173㎡居住面积,损失了153.82㎡住房面积,如果按市场损失这还不包括宅基地使用权等其他财产的损失。相反,原申强村党支部书记莘庄工业区党工委委员马世才别墅二处,其他大量房产资产难以知晓。儿子(原闵行区水上警察)参与大批量制假贩卖世博门票败露,在特殊关系下大事化小逃脱国法的制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权贵面前成了笑话。

失地农民邱贵荣代表,代表失地农民责问莘庄工业区党工委领导:闵行区派来干部年收入上百万,中层干部几十万(不包括灰色、黑色收入),而失地农民凭啥中午吃稀饭?这深刻反映了上海市社会二级分化严重性,党政领导干部成了改革成果的最大受益者,而失地农民成了改革的最大牺牲者和沦落成了贫穷者。

二、基层政府损害人民利益,市委市府为何放任违法侵权行政?

 

闵行区及乡镇府在征地过程中存在大量违法行为,全市郊区征地违法严重,市委、市政府不会不知,而是予以默认。闵行区制定的征地补偿政策不及租用一年土地使用费(租金),对农民的土地使用权不作补偿非法剥夺,对前中期动迁的农民宅基地使用权以动迁名义欺诈侵占,全市失地农民损失惨重,难以追回。

闵行区前中期动迁中存在严重和欺诈,农民的家园是几代人勤劳致富的标志和结晶,受法律保护。国务院《拆迁条例》、市拆迁政策考虑到农民利益,“拆一还一”,然闵行区按人口分房动迁,许多农民因不合理的评估还要把辛苦积蓄交出来赔钱换房。闵行区的土政策应该是上报备案的,这样的土政策明显是违法害民政策。市委、市政府的党政领导难道是法盲、文盲?这些领导对党的原则,维护人民的立场到哪里去了?所以引起了上海人民不断上访、群访。

莘庄失地农民是改革开放最大的牺牲者和受害者,逐级上访数千次,对上海市委市府集访数百次。在2008年10月20日上午由207户失地农民代表,在市信访办、向市委、市府反映问题过程中遭遇大批警员和保安的殴打,仅此上海的党政形象在人民心中一落千丈。上海的访民涌向北京、向党的中央控告申诉,劳民伤财,殊不知国家信访办门口也有腐败虎挡道,民意难达中央。

上海人民在不作为,乱作为的市委、市府治理下,财产不保,生活艰难,工作艰难,上访更是像地震后的次生灾难。但上海人民追求公平正义步伐始终没有停下来,市信访办星期三的人山人海和国家信访办每月底周五700多人的集访,向党的中央和整个社会投诉上海市委、市府的不作为和乱作为。

 

三、上海市委、市府应当对法院“立案难”负主要责任

 

中央全力推进法治社会建设,中央决定十月召开四中全会是中国走向法治社会的里程碑。现在上海已定为司法改革试点,刚在起步,但上一年末轰轰烈烈出台的上海法院立案改革已失败,基层法院抗拒高院提出的立案改革,致使上海公民现在仍然没有“民告官”的诉权, “立案难”还是闻名海内外的大问题。

前总理温家宝明确指出:没有程序公正,就没有实体的公正。有法不依,法律名存实亡。《民事诉讼法》第123条、《行政诉讼法》第42条都有七天内立案或出具不予立案裁定的明文规定。可是,地方法院吃地方“皇粮”,难以公平公正。上至市委领导,下至街道党委领导,都可以对法院发号施令,直接影响法院的立案或审判。上海的司法有公平公正吗?司法不公,还有社会公正吗?上海的“立案难”问题是由上海党政部门及领导“干扰”司法而造成的。剥夺公民诉权,就可以让党政部门及领导违法侵权不受法律追究与制裁。

莘庄工业区近百户失地农民状告闵行区政府违法征地及莘庄工业区管理部门实施欺诈动迁二案,已经三年多时间了。地方三级法院只收材料就是不立案、不裁定,严重违法。无奈的失地农民向三级法院请愿要求立案,表达“还我诉权、我要立案、捍卫法律”的请求的请愿活动已累计达433多次(天),并每周一次向负有监督职责的上海市人大集访也累计150多次(周)。还向中共上海市委反映数十次,向中央笫九督导组集访反映三次。

但是,至今没有一位法院院长或区局级领导出来接待谈话,当面沟通如何解决问题,他们都怕见人民群众,躲在办公室里不作为。不清楚这些领导同志是如何蒙混过关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至今还是官僚主义,脱离群众,搞形式主义。

 

四、依法维权遭受迫害,闵行区政府及直接负责人应当承担违法责任

 

失地农民要求立案何罪之有?在高院墙外四五米宽的人行道上请愿,冬天迎着刺骨寒风,夏天烈日当空,水泥地上温度高达40~50℃,没有大小便,啃干粮,顶烈日,喝自带冷水,这是受罪。闵行区警方超越管辖区域,赶到高院外抓关、押失地农民致浦东浦江镇,搜身、搜包、强行逼讯。周勤南、周翠华被违法行政拘留十天;乔纪花、张笑琴、马菊花、翁品娟至今没有拘留证被强行拘留十天,而依法起诉公安违反行政,法院又拒不立案。

失地农民邱贵荣在信访部门信访交谈,被警方和诬告者以扰乱单位(动迁组)秩序行政拘留十天。拘留当夜,500多农民饿着肚子赶到派出所抗议。

失地农民黄尧年、孙翠芳、朱亚娟等50多位失地农民2013年6月26日第十二次集访区人大常委会反映问题,区人大领导避而不见。在等候过程中,警察违法将黄尧年等三人强行押上警车至莘光派出所关押进23小时之多。

2014年亚信峰会,邱贵荣、乔纪花被违法关押到航华派出所。黄尧年等失地农民被警方谈话警告后派辅警人员日夜监视盯梢,公民权利毫无保障。党走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时,辅警大队支部书记承认是上面安排的,他没有这么大权力。乔纪花气愤责问他:上级为了灭口,你可以违法杀人吗?

 

五、上海市政府、法院及其领导是信访不信法,阻止人民群众依法立案。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去年政法工作会议上高调要改变信访不信法的局面。一年过去了,上海只是唱高调换包装,根本没有改变信访不信法的具体行动。上海市委、市政府为了面子倒是出动大批警员、警车驱赶在市信访办外停留交谈的访民,把信访人员出口改为人民公园内,脱离社会监督和公众视线,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又气愤又可悲。

保证公民诉权依法立案保证公民诉权是司法改革推进法治社会的落脚点,没有落脚点任何改革和推进都是形式主义和没有结果的官僚主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失地农民要立案的决心胜过愚公,却感动不了“上帝”,去法院苦苦哀求了433次(天)没有结果。法院诉讼的渠道不通,人民群众打不起官司,法院不遵守法律,上海“信访不信法”的局面怎会改变?

法律没有权威,中央没有权威,人大没有权威,上海市委、市政府、法院也不会有什么权威。没有法制的统一,没有依法治国,势必诸侯林立政出多头、阳奉阴违瞒上欺下,贪官污吏横行霸道,法无威严民心殆尽。无数事实证明,上海的许多党员干部已经成了脱离人民、放弃或背叛党章的官僚,成了推进法治中国的绊脚石,已到了非清理或依法制裁达到换取民心的地步。

 

失地农民遭侵权铁证如山,维护公民诉权坚持立案也是为了捍卫法律。立案路上艰难悲壮难以言表,期盼中央巡视组是“上帝”派来的“神仙”,帮助失地农民搬掉压在失地农民头上的官僚主义和司法不作为两座大山。如果你们短短两个月时间不够,请报告中央或向四中全会反映上海和莘庄工业区的严重问题,给上海人民一个担当和满意的答案,为人民造福。

 

     此致

 

敬意

 

 

上海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代表:

     邱贵荣(手机:15001903401)

黄尧年(18321327550)、乔纪花(18217297506)

 2014年8月13 日

 

 

附件:

1.莘庄失地农民致上海高院院长崔亚东的第11封请愿书

2.上海莘庄失地农民维护诉权在法院请愿433天

3.我要立案——维护中国公民诉权的道路

 

图:莘庄失地农民致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张文岳的投诉函邮件凭证(XA42942007531)

20140818莘庄失地农民致中央第2巡视组邮件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