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专访上海买春案爆料人:法官的地下世界

2013-08-08 20:2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563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专访上海买春案爆料人:法官的地下世界

 

 原标题 [专访上海法官买春案爆料人:一个人的绝地反击 ]

 

中国青年网上海8月8日电(记者谢东樱 通讯员王奕)半年以来,老陈如同一个幽灵,跟随着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楼、歌厅以及豪华会所,记录下一段段灯火酒绿的隐秘生活。

他守候在会所的大门外,蹑足于宾馆的走廊中,等待“致命一击”的证据出现。为了取证,他穷尽所能:假装随从,核对账单;购买装置,秘拍偷欢;他甚至做过一个详细计划——混进“二奶”的房间,安上秘密摄像头……

8月初,他完成最后一击。他上传了一段8分钟视频,曝光法官集体买春。8月6日,上海方面发布调查结果,涉事法官落马。

这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然而比起事件本身,复仇方式背后的荒谬与尴尬,更值得我们反思。

 

侦探式反腐

 

8月5日傍晚,上海一家快捷酒店五层办公室内,“法官集体买春”事件爆料人老陈接受记者专访,讲述“侦破”详情。

此前,应对媒体采访时,他借用了朋友倪培国的名字。他姓陈,但不愿透露全名,只愿以老陈相称。

老陈是这家快捷酒店的老板。他年过五旬,但身材保持不错。他说他已练了20多年硬气功,“全身经脉早都打通”,“这两年不行了,头发没光泽,皮肤也差了,精力都放在复仇上了”。

受访时,老陈心情不错。他时而用手机看看微博。微博上,法官买春事件正持续发酵。有人评价老陈具备典型的“上海人特点”——思维缜密、耐心细致、隐忍数月、出手刁钻……,有人夸他以专业的手法完成了一场“基督山式的复仇”,当然也有人骂他偷拍隐私,行事下作。

对于负面评价,老陈不置可否。他得意地炫耀自己逻辑严密、计划完美、耐心毅力十足,“我将来要别的干不了了,我马上开个私人侦探公司。”

他向记者展示的设备的确堪比侦探。其中,一款眼镜式偷拍装置,是老陈的最爱。隐蔽的摄像头藏在棕色镜架边框上。带上眼镜,所见画面便可秘密摄录。

在给仇家“致命一击”时,他用的就是这款特殊的眼镜。

6月9日,他像过去数月一样,开车跟踪一辆灰色轿车。轿车的主人是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当天下午6点,轿车驶入了上海市衡山度假村。

车上下来的5人进入了度假村二楼一包间,当晚9点,老陈看到,赵明华等人转到一个名为“钻石一号”的KTV豪华包间。随后,十几名年轻女子进入包房,几分钟后,大部分女子离开,5名女子留在包房内。

老陈说,一年来他多次跟踪赵明华等人出入风月场所,对这套流程已经很清楚,“他们是在挑女孩”。

当晚11点左右,赵明华等人离开KTV包间,前往各自房间。不久后,开始有女子进入对应的房间。

整个过程,老陈都尾随其后,并用“眼镜”拍下画面。但因不敢离得太近,加上度假村走廊内灯光昏暗,他并没有获得清晰影像。

3天后,老陈返回衡山度假村,并向保安谎称他在消费时丢了东西,以此为由调取监控录像。保安让他报警,他故意面露尴尬,“我是找小姐,这不能报警的”。

保安给他看监控录像时,他开始用眼镜和手机进行翻拍,“前后拍了几次,第一次拍拿回去看不清楚,就再回度假村换个设备拍,尝试了很多次,终于拍到清楚的。”

拍摄的原始素材全长30余小时,包含多个角度的拍摄画面。当月,老陈将该视频素材提交给上海市纪委。此前,网民曾猜测的老陈掌握房间内影像,但老陈予以否定,“他们在房间里头做了什么,我并没有拍到”。

此后,老陈花几千元雇来电脑高手,将原始素材编辑成为8分钟的“精华版”,展示招嫖过程。

8月2日,老陈注册微博,发布视频,并让朋友帮忙转发。至于为何在向纪委举报后还要在微博发布,老陈不愿回应,“这个你别管,我自然要等合适时机”。

无疑,他选择的时机不错。“法官招嫖”事件迅速走红网络。原始微博在转发数万次后被删除,但关于此事的舆论风暴已然成形。

 

“大老板”访民

 

爆料之后,老陈试图回归正常的生活。他每日和朋友聚会喝酒、打有彩头的纸牌,同时关注事件进展,等待“仇人垮台”。

他的手机每日响个不停,各方电话不停打来。经常有朋友好奇“侦查”流程,老陈不厌其烦地讲述取证时的好玩细节,并和电话那边一起哈哈大笑。

也有打电话过来威胁的,让他“不要再闹”。老陈冷笑回应“你放马过来”。他暗示他有黑道背景,自称手下养了好多“流氓”, “就是那种人高马大的,专门打架的”。回答威胁电话时,他语气狠辣,不见一丝妥协。

他说,这都是逼出来的,如同他打官司也是被“逼上梁山”一样。

老陈的官司源于6年前。2008年,经营快捷酒店的老陈,在妻子介绍下,认识了工程商顾相国。顾相国承接了老陈的酒店装修工程。老陈说,两人口头约定工程款为500万,但后来顾相国索要1100万。最后,双方对簿公堂,闸北区法院判老陈败诉,并需支付顾国相工程款720万元。

老陈不服上诉,但上海高院维持原判。法院紧接着查封了他两个公司的账号和纳税账号,还对其实施限高令,“员工工资都发不下来,员工没饭吃,真逼得我没办法”。

申诉无果后,2012年,老陈被迫卖楼还债,支付给顾相国720万。

然而,他并不服气,他认为法院判决明显不公。他回想起来,以前和顾相国喝酒时,顾相国曾向他吹嘘“我在高院有亲戚,什么事情都能摆平”。

老陈怀疑,正是因顾相国在法院的特殊关系,他才难以翻案。

于是,老陈带着40多员工开始四处上访。他找人写了诉状,向上海多个部门投递,但“打不出一点浪花”。

无奈下,他决定进京告状。

老陈自称资产上亿,名下轿车就有4辆,且每辆车配不同司机,轮流接送。这点得到快捷酒店服务员的证实:“陈总每天上班坐的车都不一样”。

然而,身为大老板的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沦为访民。2012年冬天,他第一次前往北京,出发前他特意打扮一番,西装革履,胸前还佩戴一个闪亮的泰国佛像。他想与其他上访者不一样。

他前后6次前往北京,两次还带了40多名员工以壮声势。他把材料一次次递进国家信访局、政法委、最高院的窗口,皆石沉大海。

他说,有一次北京冬天刮大风,他站在寒风中才明白,他和其他蓬头垢面的上访者其实没有什么不同。

身为大老板的尊严,让他不屑和其他访民一样闹着去跳楼,或者拿刀抱炸弹伤害无辜的人,“丢不起那人,而且最后自己的命也搭上,死个白死”。

老陈在上海出生长大,14岁时就在弄堂中打牌赌钱。彩头八分一角,在当时也算得上豪赌。他精于此道,几乎每天能赚上一块两块。

20岁那年,他用赌博攒的60元钱做本金,开始下海做毛纺织生意。他自称,1989年时他就买了上海第15台大哥大,1991年时成为上海第一批洋房的拥有者,1993年上海街头出现的第一批奔驰车,其中就有他的一辆。

商海沉浮多年,他也曾打过其他官司,均获胜利,“法院都怕我,因为如果判得不公,我就敢到法院门口贴大字报”。

然而,这一套这次行不通了。这位以非正常方式发家的老板,决定以非正常的方式进行复仇。

他用弄堂小混混斗殴来形容想法,“打官司我栽了,他们这一拳打得我晕头转向,但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狠踢一脚,一脚把他踢死!”。

 

法官的地下世界

 

“打蛇打七寸,要想翻我的案,就要掀掉他的后台。”2013年春节,老陈开始跟踪顾相国。

顾相国回媳妇的老家过年,老陈一路开车跟到浙江省崧厦镇红旗村。老陈找村长打听,得知顾相国媳妇的堂兄,正是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

为核证老陈的说法,8月6日,记者电话采访该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证实,赵明华确实与顾国相媳妇是堂兄妹关系。此外,该村村民称,赵明华考上大学后便留在上海,以往仅过年时偶尔回乡,是全村羡慕的对象。

发现两人关系后,老陈便监控对象便锁定为赵明华。

在司法系统的网站上,老陈查到了赵明华的照片,并逐步摸清对方的生活习惯和关系网。

“他每天5点半下班,会不定时出去与人应酬”,老陈每隔一天,就会在下午5点半准时埋伏在法院门口。

周五时,赵明华可能会提前下班,老陈就改为中午蹲守。周末,他选择开车盯守在赵明华家门口。

每逢赵明华驾车外出,老陈就尾随其后。他不敢跟得太近,只能保证对方的车不离开视线。也有跟丢的时候,“跟丢了我就回家,我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我有的是耐心,慢慢和他耗”。

老陈说,为了不让赵明华起疑心,他会隔三差五换辆车,有次甚至租了一辆摩托车。

在长期的跟踪之下,一个法官的地下世界逐渐现出轮廓。老陈称,他发现赵明华有四处房产,其中两处算高档住宅。“两处房产加起来得500多万,他的妻子没有工作,以赵明华的工资,不可能买得起这些房”。

此外,2013年年初,在上海市闵行区火车站,老陈发现赵明华送行一名年轻女子。老陈早已熟记赵明华家人相貌,他发现那名女子并非赵明华的妻子。

“两人在站台上搂搂抱抱,难分难舍,当时我判断这可能是二奶”。老陈说。

在接下来的日子,老陈发现,赵明华每个月都要去那名年轻女子的住所五六次,每次会在房间中逗留五六小时,偶尔会在年轻女子家里过夜。

老陈一度计划在“二奶”的房间安装偷拍摄像头,安装细节都已想好。因为该女子所住楼层较低,“我打算用竹竿将衣服搭到她家阳台上,我就去敲门,说住楼上的,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他们家里了。等她开门了,我就让她帮我找个物件去够衣服。等她转身,我就把摄像头装好了”。

然而,他最终放弃了这一计划,因为“这不过是生活作风问题,不足以致命”。

就房产和年轻女子的举报内容,记者向上海纪检部门电话求证。相关工作人员拒绝回应,称一切尚在调查中。

在长期的跟踪中,老陈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比如为了锁定赵明华家和年轻女子家的具体房间号,他会跟踪到电梯附近,观察赵明华上到几楼。下次就直接蹲守在该楼层,然后再观察赵明华具体进哪个房间。

在数月跟踪生活中,老陈说,他发现赵明华和他的法官朋友们,频繁出入夜总会、歌舞厅以及各类男子会所,而请他们出入这些场所的,大部分是律师。

老陈甚至列出了他们出入各个场所所用的时间表:饭店不会超过3个小时,按摩院4个小时,唱歌基本2个小时。

每次,老陈就守在马路边等着赵明华等人“潇洒”结束。饿了,他就去小卖店买个面包和矿泉水。

在赵明华等人结账离开后,老陈会混到前台,假装是和赵明华一起的,要求核对账单,“极度奢靡,你都想不到,有时一顿饭就花费数万元”。

4月6日,赵明华参加岳父追悼会。老陈在马路对面买了一个花圈就进去了。他站在赵明华身后5米处,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他足足看了赵明华半个小时,但后者丝毫没有察觉,“可怕吧?他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

老陈耐心地等待收网那一天。有几次赵明华出入色情场所,但老陈没拿到核心影像。他并不急躁:“无所谓,他管不住自己的小弟弟。”

 

我不是英雄

 

8月6日下午7点,广播传出上海法官招嫖案件的调查结果:赵明华等人在夜总会包房娱乐,接受异性陪侍服务。当晚,赵明华、陈雪明、倪政文、郭祥华参与嫖娼活动。赵明华等3名法官被开除党籍,由上海市高院提请市人大常委会按法律规定撤销其审判职务,开除公职;此外,一位司法系统官员被提请撤销其审判职务,撤职处分,留党查看两年。组织宴请的国企部门副总被开除党籍,相关企业给予其撤职处分解除劳动合同。

出租车司机把声音拧到了最大,他说这案子这两天在上海太火了,“厉害伐?爆料这个人,是上海人的英雄,上访户的楷模,把这些毒瘤给铲除了”。

网络上的声音同样喧嚣。有人说他是英雄,赞他机智,但也有人认为他通过欺骗、跟踪等手段获取证据,侵害了别人的隐私权。

“他是个小人!”顾国相接受记者采访时,情绪激动,对老陈所作所为大声斥骂。他坚持他的官司没任何问题,“我和陈认识是通过他妻子的介绍。合作以后,朋友就提醒过我,经济方面要多留下证据。没想到他最后还通过这些方式来搞,他真的是个小人。”

老陈坚称他官司属蒙冤。对于网上的两级评价,他不愿过多回应。他和所有人一样,期待后续的调查结果。

他坦言所用手段并非光明正大,属于以牙还牙,“他们妄用法律坑我钱财,我就用纪律把他干掉,我是干了纪委该干的活”。

他说,他本意只针对赵明华一人,和其他落马法官无冤无仇,“牵连出来只怪他们不洁身自好”。

老陈不希望别人效仿他的道路:“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一个被逼到走投无路的上访人。我完成了一个人的复仇,以我自己的方式”。

 

来源:东北网

http://internal.dbw.cn/system/2013/08/08/054969827.shtml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