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失地农民第九次集访区人大周记

2013-06-29 06:48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6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失地农民第九次集访区人大周记

——区政府、闵行警方联手抓集访人大代表群众,天理难容失地农民奔赴公安局讨说法

 

6月27日上午9时许,失地农民冒雨奔向人大所在地沪闵路6258号。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代表邱贵荣、黄尧年等一行向人大门卫室告知,向区人大集访反映重大问题,门卫工作人员告知今天区人大来电,叫失地农民去区信访办等访,人大今天来人接待的。(当时数十名区政府喂养的保安冲出大门,面对失地农民一付扑上来的架势暴露无遗),失地农民听了告知,冒雨奔向一公里外的区政府信访办。起先信访窗口告知不知道,在催问下打电话联系好久才告知今天区人大接待失地农民,于是失地农民等候在信访大门内。

区政府信访办何孝其(科长)见到失地农民周海芹等人顿时火冒三丈,竟失去一个共产党干部的修养,大声叫道:“我父母一套(在申北路申莘三村83号)房子是6万元,加14万元宅基地补偿费合起来拿的,你周海芹居委找过你了,今后再讲我的那套房子,我到法院告你……”。数十名信访者听到何孝其拿了14万元宅基地补偿费,顿时群情激愤,指责干部们可以自己领取宅基地补偿费,老百姓上访至今一文也拿不到宅基地补偿费。失地农民们纷纷责问身为信访干部的何孝其,何孝其更加情绪失控手伸出信访接待窗口(时间9:50分左右)乱指上访的失地农民。

10:10分左右何孝其指挥安排信访干部、警察数十人,还有十多名保安,大门外数十名警察赶到包围失地农民。警察们纷纷动手抓人和抢失地农民挂在胸口提醒法院和人大“我要立案”的胸牌,场面十分暴力、恐怖。这时代表之一的邱贵荣站起来问今天人大到底接待不接待,有位姓施的信访干部指着老邱、黄尧年等人去里边信访室与人大谈。当黄尧年走进通向信访室大门,只听某人高喊慢一慢接访,听到叫声工作人员叫黄尧年出来,顿时冲上来二名警察一左一右夹住黄的双手,数名警察推开众人,将黄尧年拖上警车。

已经被警察保安抓进去的周翠华等三人,见到人大接待人员沈顺昌。沈接待员拿出信访单叫周翠华等三人填,周翠华刚填好自己的名字,就被冲进来的警察抓住手拖了出去,这名警察高叫:今天不接待了……。人大是我们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负有听取民声,监督一府二院的法定职责。闵行区人大听取民声,接待市民来访是任何人不可侵犯的。违者就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个警察有什么权力取消阻止人大的接访?人大在暴力下取消这些访谈束手无策,眼见公民权益受到侵犯,不公开阻止等一系列问题,暴露了法制社会的徒有虚名,揭露了闵行区“四风”已经严重到了“人大”不是“人大”的地步。这些警察敢于挑战阻止人大行使国家赋予的权力,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力?公权滥用公然发生,这个国家还像国家吗?这个国家还正常吗?

没有传唤证,把四人强行带到星光派出所。孙翠芳有心脏病、高血压,又不识字不会签字,一名警员指令社保人员将她单独关押恐吓,导致孙翠芳心脏病发作,高叫拿药,锁在保安强行保管的铁箱中就是不拿出来,在其他被关押人员的多次指责下,才从铁箱中拿出药来让孙翠芳喝下,孙翠芳心脏病的诱发和七十五岁高龄的朱亚娟关押了十二多个小时才放出派出所(深夜十一点多了)。黄尧年、周翠华关了整整二十三个半小时多才被释放回家。

27日关押四名失地农民后,老天震怒,整个下午暴雨倾盆而下,失地农民的心随着老天悲愤至极,彻夜难眠。28日上午纷纷自发跑到闵行区分局,质询闵行公安分局压制民意,阻挠市民与人大的沟通,强烈抗议分局民警违法抓人关押上访市民。接待的公安一名领导表示理解市民的呼声,表达了随便抓人做法有不当,并打通了星光派出所的电话。

人大倾听市民呼声,是人大一项职责,解决人民群众焦点问题也是人大责任。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自2011年8月4日起诉闵行法院至今二年了,闵行法院违反《民事诉讼法》有关七天立案的规定,导致失地农民被不法集团侵占的大量财产无法追回。不找有管辖权的区人大找谁?闵行区政府、闵行区公安分局大胆插手阻挠,公然违抗中央扫除“四风”的决策,看来闵行的问题闵行区解决不了的,只有请中央专项治理了。

 

 

莘庄工业区失地农民

2013/6/28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