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上海市民的创举——集体散步

2013-04-28 09:12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2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上海市民的创举——集体散步

 

引发上海市民“集体散步”的是沪杭磁悬浮上海机场联络线,也就是从上海浦东龙阳路站通往虹桥机场的磁悬浮线路,它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徐汇区和闵行区的境内,全长约34.8公里。拟建中的这条铁路大多经过上海居民区,沿线居民担心磁悬浮铁路会带来辐射和巨大噪音。

当上海磁悬浮机场联络方案公示后,附近沿线居民强烈反对。上海闵行区内平阳绿家园、东方御花园、春意苑和虹莘苑居民除了通过上访、和有关部门沟通外,从1月6日起,连续几天“散步”,藉此向上海市政府表达抗议。1月8日晚,几百个居民在前往新天地等外国人聚集地区散步。1月9日晚,“散步”的居民从龙茗路桥上过,到报春路,右转,进入新梅花苑,过外环,和另外几个小区的人合并,然后从绿茵苑穿过,人数据目击者称竟然高达万人。或许迫于民众的压力,1月9日下午该方案公示材料被悄然从上海规划局网站撤下。1月12日和13日周末,又有数以百计的居民在人民广场和南京路长时间「集体散步」,他们的请求很快获得过路民众的同情与支持,就出现了逾万民众聚集市中心、高呼反对磁悬浮污染口号的宏伟场景。

上海市政府与抗议的市民双方都是理智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19日在此间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说,沪杭磁悬浮项目目前仍处于前期论证阶段。向国家环保总局提交磁悬浮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这是前期论证工作之一。目前有关部门还在深入论证,广泛听取包括专家和居民的意见,同时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以不断完善方案。希望沿线居民通过这些渠道合法理性地反映建议和意见,自觉维护社会秩序,共同珍惜上海和谐稳定的局面。与此同时,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也表示,“公共交通应考虑公益性”。抗议的市民认为政府是正面响应,也希望此次抗争应能和平收场。

在这次抗争中,上海市民创造了维权的新方式:集体散步。这种维权方式既有效地表达了市民的意愿,又坚守了法律。在目前法治不健全的体制中,中国公民的游行示威权利是徒有虚名的,公安局几乎不会批准“民反官”的游行示威,甚至还会想方设法阻止游行示威的申请,这个事实在中国生活的每一个公民都明白,只有一些御用文人在装傻。国际化大城市的上海市民是精明的,他们有遵守法纪的良好素质,又讲究实效,他们规避了游行示威的禁区,开创了“集体散步”的维权新方式,成为举世闻名的中国亮点。对于这个创举,会有不同的看法。我推荐一篇上海解放日报的文章《不变味的“散步”》与另一篇海外网上的文章《“阿拉散步”PK磁悬浮》,供读者欣赏。

无任是批评的,还是赞扬的,对于维权的上海市民都不重要,只要维权方式是合法的就可以了。中国法律没有明文禁止“集体散步”,甚至“街头政治”,公民都可以尝试。在法无明令禁止即自由的年代,公民将会创造出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维权方式,依法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利。“集体散步”不雅,“街头政治”太俗,但是当游行示威权利与议会政治被权势者独占后,普通民众也只好选择这些不雅太俗的方式,与权势者幽默一下,在欢乐中展现民众的力量与意愿,迫使权势者尊重公民的权利。如果权势者固执错误、仗势欺民、秋后算账,民众的“集体散步”就会变成“街头政治”,很快席卷整个社会。

 

2008年1月23日

 

附录:

1. 《变味的“散步”》(之信)

2. 《“阿拉散步”PK磁悬浮》(李笑天)

 

 

变味的“散步”

之信

 

近日读报,读到国内一家媒体报道,说是某地一些市民,以“集体散步”来“表达自己意见”云云。

这则新闻,颇费思量,读了之后,令人大惑不解。什么原因呢?因为散步本是个平和的好习惯。散步的特点,皆在于“散”。而一个“散”字,按照《辞海》的解释,便是“分开;分散。与‘聚’相对”,可见其特征。而按照现在这则报道所说,该地的“集体散步”,实为群聚而行,还有少数人打标语、喊口号的,这哪里是“散步”?

这种“散步”,说是拿着“对公共设施、市政建设的意见”,到闹市区、马路上、广场中来“发表”,而且是群集而出。于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了——这哪里是“散步”,这不就是变相的游行么?而游行也好、集会也好,我们国家有法律,而且世界各国也都有规矩,那是要申请、批准,方可在指定时间、按指定路线、照指定方式进行的呀!哪能想游就游、欲行便行呢?

其实,市民表达对公共事务的意见,本来是有许多合法的途径的,完全不必采用变相的“散步”或曰实质上的违规游行这种方式。例如有的地方,为了一些重大市政工程的完善性和利民性,政府在决策过程中进行网上网下的反复公示,广泛听取社会意见;又例如政府或开通专线电话,或上门征询意见,征求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群众的反映;再例如政府召开各种座谈会,以便大家表达看法,逐步形成共识,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把好事办好,把矛盾减少到最低限度,也为正当的意见表达,开通了畅通的渠道。有什么必要去尝试“集体散步”这种变相的违规游行之举呢?这不但收不到预期的效果,而且还可能带来不好的后果。

所以说,表达意见,还是要回到正确的方式、正常的途径上来,回到法制的轨道上来。只有这样,才能在有效沟通平台上,真正合理地解决矛盾,实现互利共赢。不知读者诸君,认为当否?

 

原载《解放日报》2008年1月22日

“阿拉散步”PK磁悬浮

李天笑

 

元旦前,胡紫薇以2分58秒夺得“百度”榜首,迫使胡锦涛屈居老九。新年前,上海人“漫步南京路”反对磁悬浮工程,首开“休闲革命”,一举闻名。“阿拉”与小胡给物价飞涨、年关难度的中国人打造出一丝苦涩中的节日幽默。

上海人与北京人相比,尤重经济“实惠”,一贯以“政治冷漠”的“精明”自居。此次上海居民打破“潜规则”,把生意场的“门坎精”用到维权抗议上。自元月初上海磁悬浮铁路工程的两个公告在网上发布后,每天都有当地居民走上街头示威,要求铁路远离居民区,但都遭到粗暴驱赶。1月12日和13日周末,逾万居民聚在人民广场和南京路长时间「散步」,高呼反对磁悬浮污染口号。有关“南京路散步”的多个视频节目和片段已在YOUTUBE上流传,总点击率超过10万。“阿拉散步”演变成国际事件

阿拉不好对付。这次中共既想阿拉噤声,又要顾及“和谐”,想了个婊子与碑坊两全之策。上海领导层对这场自1989年64和2005年反日游行以来的上海最大示威游行采取了外软内硬的措施。一方面解放日报恫吓“阿拉散步”为“街头政治”,另一方面俞正声批示:“冷处理,徐图之,慎用警”。“冷处理”指悄悄处理,不要大张旗鼓的镇压。“徐图之”这句貌似文言的黑话是要施缓兵之计来图谋阿拉。“慎用警”是暗示警察更隐晦更狡猾地抓人。

“阿拉散步”乃中共所逼。上海人再精明,也驾不住中共的蛮横欺压。其实,磁悬浮列车一直争议不断。已建成的浦东段自2002年营运以来,乘座率不足两成,收入连投资的利息都不够更不用说投资了。但上海人忍了。此次穿越闽行人居密集小区距磁悬浮线路仅有22.5米的间隔,而按引进德国的标准两侧安全距离是500米。高速列车带来的超高强电磁辐射、震动、噪音等可对沿途居民造成严重身体危害。德、日、美、加、法、英等国曾相继进行过开发过磁悬浮列车。但除了德日仍在试验外,大多都放弃了,其主要原因是技术不稳定、安全不过关,投资效益极低。连德国人自己都不敢用之于商业营运,中共敢拿上海人当小白鼠做试验。当地房地产也将一落谷底。最可恨的是,中共在网上悄悄公布方案,恶意避开民众评议,企图蒙混过关。

中共欺负阿拉已不是第一次。50-60年代,“南京路上好八连”用枪吓唬阿拉;文革时,造反队把阿拉与时俱进的时尚打扮说成是奇装异服,剪裤腿又剪旗袍。文革后,上海又被捧为对外橱窗,连江泽民这个“江北人”也冒充阿拉上海人,哗众取宠。此次从浦东龙阳路通往虹桥机场的磁悬浮线路就是为2010年的世博会修建的“面子铁路”。

“阿拉散步”说明,不但“弱势群体”,“强势群体”也加入了维权抗议。闽行小区上街游行的是置房买车的富有阶层,与经济较差的访民有很大不同。这种上海式集体示威反迫害的新实践反映了中国小资阶层的政治智慧。

上海人讲排场和噱头。如果哪一天,上海人统统把皮鞋擦亮,鞋底贴上镰刀鎯头党旗,光鲜服装上街,来一场“阿拉服装秀”。警察要查,先低头弯腰跟阿拉鞠躬磕头。再路过江泽民别墅转一圈,不知老江做何想。这岂不也是另一场“休闲革命”?

 

原载《大纪元》2008年1月22日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