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习近平应当关注的上海问题—司法不公正是上海社会不和谐的祸根

2013-04-27 18:4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0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习近平应当关注的上海问题

                                                                 —司法不公正是上海社会不和谐的祸根

冯正虎

 

一个过去的上海正在结束,一个新的上海正在开始。习近平先生为首的第九届中共上海市委的成立是这个新时代开始的一个标志。陈良宇先生下台了,无论他是否会受到司法的追诉,但他的政治生命已结束。他的同事与朋友有一部分人已被定性为贪官污吏、奸商恶徒,伴随他先后锒铛入狱,还有一部分人仍在台上苟且偷生、等待发落。陈良宇先生理应为自己在位时期所犯的错误承担司法责任。

但是,陈良宇先生在位时期的中共上海市第八届委员会常委会委员(个别领导人已移位至中共上海市第九届委员会常委会)、上海的国家权力机关第十二届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也应当反思,如果这些常委们坚守法律,不同流合污,敢于行使监督“一府二院”的权力,官商勾结侵夺公私财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得罪一人没有活路、权势者独霸天下上抗中央下欺百姓、法院沦落成权势者的家丁、徇私枉法司法不公正、陷害揭发者、迫害创新者、受害者上告无门、等等上海丑闻与罪恶就不会长期存在。

以强凌弱、结帮包庇、徇私枉法是陈良宇先生当政时期的普遍特征,也是上海的官场文化。陈良宇先生不是始创,只是继承,并使之登峰造极,上行下效,形成了上海官场社会的普遍特征。这个官场文化营造了一大批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奸商暴富,同时也造就了一大批受迫害的上访民众、将会培育大大小小的陈胜吴广,致使上海的经济繁荣始终建立在社会动荡的沙漠上。要消除社会动荡的隐患,就必须根除陈良宇现象的官场文化,清理历史遗留问题,平息民众的怨愤,以法律的方式达成官民谅解,重建上海的和谐社会。

现在,陈良宇走了,习近平来了。陈良宇先生是一个人走的,最多带着他的几个朋友一同去坐牢,但他任职期内形成的官场文化与严峻的社会矛盾依然留下来,由习近平先生来接受这份负面的遗产。习近平先生被任命为上海的一号首长起,就已经无法选择,必须通吃上海的好坏,不仅要开创上海的新政,还要为前任的负债买单。

如果习近平先生为首的新领导人无能力开创上海的新政,不彻底消除产生陈良宇现象的体制、观念、根源及腐败官吏,上海的腐败就依然如故,只不过是新瓶装旧酒、陈氏招牌改换而已。过几年后,陈良宇第二、周正毅第二还会重复出现,郑恩宠第二、冯正虎第二的冤假错案还会再现,被殴致死的上海市民尸体不仅已在殡仪馆里停放二年半,还要继续迎接2008年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习近平先生为首的中共上海市第九届委员会是否有能力开创上海的新政,树立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新官场文化?上海市民正在拭目以待。

互联网时代的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是有智慧的,他们已不轻信报纸电视广播的宣传,仅靠宣传部控制的报纸电视广播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无法迷惑聪明的老百姓,却反误了领导人自己。通过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人民群众已经拥有信息分享与发布的权力,也就具备参政议政的能力,有力量支持或反对当政者。而且,上海的人民群众已历经多次运动,是一个有政治觉悟的民众,他们不会听信一个领导人的几句漂亮许诺就感激涕零,而且是冷淡地听其言观其行,坚决拥护与支持为民执政的领导人。

破旧立新,就是第九届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会及第十二届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半年后要改组为第十三届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的实事。破除前任的负债、依法达成官民和解;创造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新政,重建官民互信。因此,破在先,立在其中。新一任的中共上海市委常委会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必须为前任的负债买单,这是合法政府必备的政治道德,也是中国法律的要求。中国老百姓是很善良的、宽容的,但也是记仇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权势者不认错,被害者就会记仇一辈子,以鸡蛋碰石头的精神拼命抗争;权势者纠错了,被害者还会与他握手言和,好了疮疤忘了痛。陈良宇走了,上海的上访民众没有随之而消失,而是愈来愈多,上访北京、集聚上海人民广场,他们在要求上海新领导人负起政治责任,解决上海违法行政、司法不公正所遗留的问题。

司法不公正是中国的一大问题,上海也不例外。上海的法院是中国宪法法律的盲区,一直我行我素,既不公正,又没有效率。这些法官的错判不是业务水平问题,而是法官不履行法官义务的问题。他们背叛了,法官必须严格遵守宪法与法律的誓言;他们忘记了,法官不是官僚,首先应当坚守法律,而不是长官的命令。这些法官宁肯为了官位而背弃法律,官官相护徇私枉法,荒诞判决不怕世人耻笑。当然,这些徇私枉法的法官有资本霸道与傲慢,法院是一家,家家一个样,不服错判,还要来法院申诉,不予受理,冤了自己倒霉。目前,人大代表、人大或党政部门信访办公室除了转寄当事人的申诉信之外没有什么作为,党政、人大信访办公室实际上已降格为法院门卫的一个信件箱。精明的法官不会理会这些有权无势的邮差。法官也会滥用权力,也会不作为。谁来制约法官的权力?

现在,上海的法院已沦落为一个不讲道理,只讲权力的地方。在上海,法院的大门已被一批不负责任、违背法律的法官以及一些支配法官的贪官污吏把持着,同济大学出版社一本有益于社会的经济类书《上海日资企业要览》却让主编坐牢三年的简单冤案都无法通过上海的司法途径得以纠错,更何况其他公民的冤假错案可以得到上海的司法救济,除非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负起监督“一府院二院”的责任,认真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的职责,力图通过权力去制约权力,清理法院中不遵守法律的腐败分子、不作为分子,疏通司法途径,才能使被司法不公正、违法行政的受害者回到法院讲道理,大家心平气和地依据法律来解决一切历史遗留问题,达成社会和谐的目的。

公民权利受到侵害的上海市民已经难以通过司法途径来得到司法救济,只有寻求政治途径来解决问题。当地的权势者可以独霸法院,但人民也可以远离法院,以其他方式去寻求社会正义与公正。中国特色的信访就是一个政治方式,一个用权力去制约权力的方式,是向法治社会过渡时期中寻求社会正义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式。受到司法不公正、违法行政侵害的民众依据中国宪法法律及国家信访条例的相关法规,坚忍不拔地、持之以恒地向当地或上一级的国家权力机关人大常委会或人大代表、向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中央领导机构上访请愿,甚至依法涌向街头抗议呼吁。上海的执政党领导机构、人大常委会应当重视民众的呼声,公开上访的民众肯定是整个人群中最小的一部分,但这一部分的呼声是最强烈的一部分,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直接决定一个地区的社会和谐。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上海司法不公正是上海的难题,比经济问题更难解决,已成为上海社会不和谐的祸根。为了避免陈良宇第二的产生、制止上海官员的腐败、缓解日益增长的民怨,就必须着手解决上海司法不公正的问题。中央派往上海任职的二位大员不是经济治理之才,而是中国顶级的法律专家,是解决上海难题的高手。新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先生是法学博士,新任中共上海纪委书记沈德咏先生是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分管领导审判监督庭的工作、主编《审判监督指导与研究》。我们欢迎他们来上海工作。他们的工作是否顺利,是否能给上海人民带来一个新局面?现在还是未知数。上海是一个老大难,靠一、二人的能力是无法改变上海的旧局面。我们希望上海这些身居要职的人物与上海民众一样,要真心实意地支持与配合上海新领导人的工作,结束上海过去的丑恶,发扬上海过去的长处,共建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和谐、尊重人权的新上海。

 

 

写于 2007年7月15日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