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法律,还我诉权。

忘记密码

冯正虎坚决反抗坏警察

2012-01-22 03:1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3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冯正虎坚决反抗坏警察

舒文

2012年1月9日上午10:00许,冯正虎与妻子出门时,非法守卫在家门口的老张等三位保安人员告诉冯正虎:今天不可以出门。当冯正虎夫妇走到小区门口时,没有穿警服的坏警察陶卫国用身体挡住冯正虎的去路,气势汹汹地说:“今天你不可以出门。”冯正虎严厉质问他:“你怎么可以随意不让我出门,这是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你懂吗?你没有一点法制观念。”他说:“我可以传唤你。”冯正虎告诉他:“即使要传唤我,也要符合法律手续,首先要穿上警服,出示警察证及传唤证,你现在什么也没有,连一个正规的警察都不在场,你一个人带着几个保安就要非法阻止他人自由,这是违法的。”双方在小区门口吵架拉扯,冯正虎夫妇对陶卫国他们四人。

一、冯正虎冲出陶卫国的阻挡,但妻子所持的背包被抢夺

冯正虎问陶卫国:“你是自己这样干的,还是谁让你这样做的?我可以暂时不走,在这里等,你把他们叫来。”陶卫国说:“是国保警察说,不让你出门。”冯正虎指责他:“如果国保警察不让我出门,他们自己会到场,以往一直如此。我会看情况决定是否配合。而且,你现在是在瞎折腾,无事生非。是你的个人行为,还是个别国保警察的恶意授权?”接着,他就给杨浦区国保警察沈国良打电话,对方接电话但不愿来现场。如果真的是市国保警察决定不让我出门,这位最低层的国保警察是不敢玩忽职守,早就驻守我家门口,这分明是一个整人的瞎折腾。陶卫国又给五角场派出所翟副所长打电话,对方问他:“国保他们在吗?”他回答:“他们不在。”对方一听就明白,没有派警车来帮他弄假成真。他自己瞎搞,就自己收场。现在的警察官员都很聪明,他们会让下级去代劳违法的事,但自己绝不会为下级的违法行为做垫背。

冯正虎已给陶卫国打电话的时间,来证明他是执行上级任务的,哪怕是一个错误的命令,但是没有人为他的错误行为承担责任。此时,冯正虎不再愿意成为陶卫国表现整人有方、向上邀功或发泄私愤的牺牲品,决定拼死也要捍卫自己的人身自由权利。10:30许,冯正虎猛然推开他,快步跨过汽车川流不息的马路,然后招手拦住一辆出租车走了。

冯正虎走后,陶卫国就去拉住冯正虎的妻子,在五角场商业中心的910汽车站,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抢夺冯正虎妻子的一个背包,这个背包是冯正虎在反抗陶卫国等非法份子拖拉时请妻子拿着的。背包带子被拉断,陶卫国抢了背包,就跑回小区门卫室,冯正虎的妻子一路谴责他的强盗行径。

此时的陶卫国已不是警察,像一个贪婪的抢劫犯,没有一点对法律的敬畏感,也没有羞耻感,只是急盼背包中有什么可以让自己邀功领赏的物品。冯正虎的妻子告诫他:“你没有搜查证,是不可以搜查私人财物,更不可以抢夺私人财物。你是在犯罪,你难道不知道吗?”陶卫国疯了,已不顾法规禁令,打开背包强行截留一份书面材料,如获至宝,然后扔掉已被损坏的背包,就像小偷拿走钱扔掉皮夹子一样。陶卫国不仅狗仗人势,仗着可以指挥几个保安人员,就敢侵犯别人的人身自由,而且还狗胆包天,居然敢抢夺上海市民报送国家机关的申诉材料,但是私自截留这份向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市民请愿书不会让他立功,反而让他遭罪,给他的领导招来麻烦。

正当冯正虎妻子与陶卫国论理时,五角场派出所派出的莫警官到达现场,冯正虎妻子向穿警服的警察投诉了上午发生的情况,并要求陶卫国赔偿被他拉断背包带的背包。莫警官说:“没有人说,不让你们出门。”冯正虎的妻子指着陶卫国说:“是他说的,还强行阻拦我们出门,又要抢我们的财物。”陶卫国支支吾吾地说:“我没有说,不让他们出门。”莫警官亲自将背包送修理铺修好,交还冯正虎的妻子,并安慰几句,平息了上午发生的冲突事件。

二、冯正虎下午参加第36次的上访人大的请愿活动。

11:00许,冯正虎的妻子再次出门,在淮海路的新天地与冯正虎见面。上午的时间都让陶卫国折腾完了,无法去冯正虎的岳母家,就在淮海路一带购物,中午在阿庆酒店吃饭聊天。下午,冯正虎夫妇各自去办自己的事,妻子去自己母亲家,冯正虎去上海市人大接待室,参加每周一下午上访人大的请愿活动。这个维护公民诉权的上访请愿活动已经进行了36次,将近9个多月,参与者秩序井然,高高兴兴来,平平安安走,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活动。怎么还会令上海当局惊慌万分呢?要么是看守我家门口的这些警察庸人自扰,要么是他们无事生非制造事端,以显示他们的重要价值,可以多申请一些维稳费。

下午14:30,冯正虎到达上海市人大人民来访接待室后,坏警察陶卫国与一位姓姚的保安也出现在接待室门口,并贼头贼脑地向人大信访办大院内探望。上访民众知道冯正虎的遭遇后,就出门去拍照,试图把这些违法的截访人员扭送到市委、人大的接待室,交给信访部门严肃处理。上访民众一出接待室,陶卫国他们就溜走了,仅留下他们的照片作为证据。

冯正虎、鲁俊、朱金娣、陆福忠、刘洪贤代表上访民众进入人大接待室,向人大接待员费老师重申民众要求归还公民诉权的意愿。冯正虎向费老师讲述上海市民正在联署签名向上海市人大十三届五次会议提交请愿书的情况,并且也反映了上海市民赴京维护公民诉权的情况。同时,向费老师提交《督察简报》第62期(本期刊登《上访人大的过程中学习民主与法治》一文、《上访人大周记(三)》)及上海市民袁建斌编辑的《北京个别法院司法不作为案例汇编(第1集)》。

原来冯正虎也想让费老师这个专门负责管上访工作的官员在人大会议之前先拿到一份附上22页近千名市民签名的《维护公民诉权的上海市民请愿书》,但是这份材料上午已被阻扰冯正虎出门的警察抢劫了。费老师听了冯正虎反映的遭遇,严厉地说:“这些基层警察真是在瞎搞,送人大反映问题的申诉材料怎么可以截留?他们拿去有什么用,这些公开的材料都已经寄送给领导了。”而且,每个国家公务员都应该知道截留公民向国家机关提交的申诉等其他材料是违法行为,要受到处罚的。

晚上,冯正虎与一些朋友聚餐后,就回家了。他没有想到家门口的非法看守人员在陶卫国的指令下已经磨刀霍霍,等候他回家进行报复。

 三、冯正虎一人对坏警察陶卫国等四人的抗争

大约20:30许,当冯正虎刚走到小区门口时,一位常姓的社保人员上前挽住冯正虎左臂说:“冯老师,上午你与陶卫国怎么了?”其他两位雇佣的保安人员已站在冯正虎的右臂与背后。冯正虎还与往常一样与他们友好交谈,没有一点防备之心。

此时,陶卫国突然从小区门卫室冲出来双手猛击冯正虎的胸口,随后紧紧钳住冯正虎的颈脖向下压,气势汹汹地说:“你上午走了,我现在要强制你。”冯正虎顿时反应过来,猛烈反抗并大声谴责:“你要报复吗?”冯正虎与他们四人扭打成一团,他们企图把冯正虎反手压倒在地,但没有得逞,最后双方贴身扭住,僵持在小区门口。

冯正虎指责陶卫国:“如果你要传唤我,其实很容易。现在不要阻拦我回家,等一会你请穿警服的警察拿着传唤证来我家,我会跟他们走的,每次都是如此。你没有必要穷凶极恶、借机发泄私愤,带着几个保安人员乱抓人,还要扭伤我。你这是报复,我不会屈服,除非你们打死我。谁再敢动,我就拼谁?”冯正虎奋力自卫反抗,以一对四,双手与上身已被他们缚住,就用脚出击。

21:00许,一辆110警车到达,双方松开手,冯正虎与陶卫国及两位保安一起上车,直驱五角场派出所。到了五角场派出所的讯问室,冯正虎立即要求陶卫国交出传唤证,暂扣的物品也要登记。陶卫国摸出一张传唤证【沪公(杨)(场)行传字[2011]号第0218号】,写着:“因你涉嫌以其他方式故意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什么是其他方式,就是什么事也没有,可以被滥捕。滥用传唤证来徇私枉法、发泄私愤,这是坏警察惯用的手法。

陶卫国滥用职权的目的,就是用传唤证把冯正虎变相拘禁在派出所的审讯室里8个小时,不让其睡觉,惩罚一下。不通知家属,让冯正虎又一次突然被强迫失踪,让他的妻子不得安宁,报复一下。陶卫国把冯正虎带进讯问室,让他的两个没有执法资格的随从老常与小王监管,自己离开了。陶卫国仗着有国保警察撑腰,可以无视公安部规定及法规,使五角场派出所的讯问室又一次被瞎折腾。

四、臭狗屎,传唤一万次也没有关系

深夜12:00后,陶卫国与杨浦区国保警察沈国良一同来到讯问室。沈国良抱怨地对冯正虎说:“这么晚还要把我喊来,又有什么事了?”冯正虎指着陶卫国:“你问这个笨蛋,没有事找事,是他把我弄到这里来的。”沈国良说:“他是警察,他要你来,你就来,听他话,不就没有事了吗?”我当即反驳:“警察可以非法限制他人自由,随意传唤他人吗?他连警服都没有穿,又没有出示执法凭证,没有一个合法的传唤手续,像他这样的违法传唤,我以后就是要坚决反抗,不会配合,让他们来强制吧。”

沈国良急着说:“每周一不准你出门,出门一次,我们就传唤一次。我们有的是传票,传唤一万次也没有关系。”冯正虎笑着回答:“是的。你们权力多么大,我是弱者,你们办好手续来吧。”沈国良当着陶卫国的面前说大话,给他壮胆。周一下午冯正虎去人大上访,他们敢一次一次滥用传唤证吗?这是违法的行为,不要一万次,第一百次肯定是传唤沈国良自己。

接着,沈国良又对着坐在旁边的社保老常与保安小王说:“你们以后不要喊他冯老师。他是坏人,是臭狗屎,又臭又硬。”沈国良与其他国保警察一起出现时,他是最低一级的警察,只有受气的份,没有摆话的资格。但是,在冯正虎家门口的守卫排里,他是最高领导,国保警察领导派出所民警,民警领导社保(上海人),社保领导保安(外地人)。

冯正虎当众给足他面子,自己承认:“我是坏人,是臭狗屎,你是好人。如果我是好人,你们一天到晚监管我,想方设法整我,你们都变成什么人了?你能想得通吗?干久了,你的脑子就会出问题,心态肯定不好。只有把我看成坏人,你才心安理得。老沈讲得对,你们不要喊我冯老师,随便喊什么都可以,臭狗屎也可以。”沈国良闻之反而尴尬了。

沈国良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正经地对冯正虎说:“我问两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予回答。1. 今天去哪里?2. 给市人大的上海市民请愿书是你执笔的,签名怎么一回事?”冯正虎告诉他:“今天我愿意回答你的提问。上午我与妻子去我岳母家,下午按惯例周一去市人大信访办。请愿书是我执笔的,在请愿书上已写得清清楚楚,签名是大家自己签的,这份请愿书已经寄送相关领导单位,今天陶卫国还抢去一份请愿书的复印件。”

沈国良听完后,就离开派出所的讯问室,回家睡觉了。陶卫国也随之离开,把冯正虎扔在讯问室里熬夜。他们是无事生非,冯正虎根本没有什么违法嫌疑,所以没有问询笔录,连装装门面的程序合法也做不到。直至凌晨2:00,陶卫国仍脱岗不归,冯正虎就索性配合陶卫国折腾派出所,连续不断地敲打讯问室门,大声宣讲法治道理,呼喊放人,要求投诉。

五、违背法律、侵犯人权的警察是坏警察

值班警官闻之大吵大闹,不得不前来了解情况。凌晨2:30许,陶卫国出现了,让我签署传唤证,并将我释放。过去一般释放时,要么由警车送我回家,要么由民警及保安陪我一起乘其他车回家。而这次释放时,陶卫国与保安人员用警车回冯正虎的家门口时,却不让冯正虎搭乘回家,为了发泄私愤也顾不上监管冯正虎的职责。陶卫国急于报复的狭隘心理,连值班的警察同事也看了摇头。

凌晨,天还是黑蒙蒙的,冯正虎摄影一张派出所的照片后,独自一人回家。一路上,冯正虎还在想,昨天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天,上午10:30出门去岳母家,下午15:00时去人大信访办,晚餐与几个朋友聚一下就回家。而且,即使白天有了一些摩擦,冯正虎也不会计较,晚上正常回家。但是,有这些急于要制造功绩的坏警察,就会无事生非,制造事端,中国许许多多的冲突或群体事件就是这样没有事找事出来的。

警察的本分应该遵守法律、保护百姓的人身自由与财产安全。因此,违背法律、侵犯人权的警察就是坏警察,无论他是一个奸诈之徒,还是愚笨之徒。陶卫国是一个坏警察,多次作恶,见《上海公安局五角场派出所的瞎折腾》一文。1月9日再次违法作恶:

1. 追逐、拦截他人。陶卫国触犯《宪法》第三十七条、《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第二项,情节严重的触犯《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扰乱公共秩序罪)第二项。

2. 抢夺他人私有财物。陶卫国违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情节严重的触犯《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七条

3. 非法截留《维护公民诉权的上海市民请愿书》,阻扰走访上海人大信访办。陶卫国触犯《宪法》第四十一条、《信访条例》第三条、第四十条第一项、《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第八条第一项。

4. 滥用传唤证,不通知家属,不做法定的询问笔录,发泄私愤,变相非法拘禁。陶卫国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三条第二款、第八十四条、第一百一十六条第十一项。

5. 指使上海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杨浦区公司两名保安员(小王、小姚)及江浦街道的一名社保人员(老常)强制限制公民冯正虎的人身自由。陶卫国违反保安员不得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国家规定,触犯国务院颁布的《保安服务管理条例》第三十条第一款。

6. 在执行公务时,既没有穿着警服、佩戴警号标志,又不出示人民警察证,也没有出具相关执法凭证与法律依据,甚至连领导指示的凭证也没有,比社会上冒牌的假警察还不如。陶卫国触犯公安部的相关政令。

7. 知法犯法,作恶到底。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警察,应当熟悉限制人身自由、抢夺他人财物的相关法律禁令。陶卫国违反《警察法》第三十三条及警察保护公民人身安全的基本职业道德。

六、在中国我们要有自己站立挺身的土地

陶卫国变成了坏警察,责任不仅仅在于撑着他瞎折腾的国保警察,还在于冯正虎以及对他违法行为保持沉默的人民群众。老百姓苟且偷生、逆来顺受,就会姑息养奸,助长警察变坏,让他失去对法律、对百姓的敬畏感,变成一条仗势欺人的恶狗。

冯正虎与强势的权力者进行不屈不饶的抗争,但对24小时非法看守他家门口的警察、保安却给予宽容与理解,一般情况下都予以配合,和平相处。为了养家糊口的工资,这些非法的看守人员不得不天天在冯正虎家门口从事限制冯正虎人身自由的违法工作,但是他们心里明白坏事不做绝,冯正虎的反抗也会留下余地。

陶卫国变得粗暴,变得漠视法制,责任在于冯正虎没有认真教育他,应该天天给他宣讲法治道理,讲法律、讲正义、讲真相。如果他不相信法律,仗势欺人,以四对一,冯正虎也应该邀请四个访民朋友相助,以一制一,保障人身自由与安全。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陶卫国他们崇尚暴力,冯正虎他们可以自卫抗暴,最后陶卫国及其领导要为群体事件买单,下场更悲惨。

中国的13亿多人民群众已经历30年的改革开放,其中有4亿多网民,自由、民主、法治、尊重人权的普世价值已经深入人心,不可逆转。中国的法律基本齐全,绝大部分警察及其他公务员都可以依法行政、司法,而且正在与法治社会接轨。一小撮不穿警服的坏警察率领一小批没有警服的社保、保安人员横冲直撞、打人抓人的现象不会长久,是希特勒党卫军、文革红卫兵的回光返照。

今天的时代变了,民意变了,我们生活的周围环境也变了,互联网让每一个个体联合起来,团结就是力量,我们不惧怕坏警察,要为法治与人权而战。每个人只要坚守做人的尊严,克服内心的恐惧,就能承受一切困苦,在中国我们要有自己站立挺身的土地。

2012年1月21日

冯正虎的联系方式:政通路240弄3号  手机:13524687100   E-mail:fzh999net@mail.com

上海公安局杨浦区分局五角场派出所:国权路96号(地铁10号线国权路站)  电话: 55054112  22171120

图一:冯正虎的传唤证(2012年1月9日)

冯正虎的传唤证(2012年1月9日)

图二:凌晨的五角场派出所(2012年1月10日凌晨3:00许)

凌晨的五角场派出所(2012年1月10日凌晨3:00许)

http://fengzhenghu.files.wordpress.com/2012/01/cp20120109-2.jpg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